凤凰周刊]“富士康事件”的台湾解读

 定制案例     |      2018-09-06 16:29

  急速时时彩官网深圳台商协会一名不愿具名的台商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他觉得富士康的管理制度很好,福利也不错,管理和福利甚至超越其他同业。他猜测,富士康连续有那么多员工自杀,可能是富士康太庞大所致。“富士康在深圳有40万员工,一般根本很难有出头天;员工晋升机会渺茫,对前途不感到有希望,容易产生挫折。”

  尽管郭台铭亲上火线,并坦承自己心理压力很大,甚至也需要心理医师协助,但还是拦不住富士康员工的第12跳。

  中时集团《旺报》则将矛头对准富士康管理模式上,该报认为,保安是导致员工频繁跳楼的原因之一。文章说,作为代工厂,保密文化是富士康内部的特色;为保证客户的商业机密不外泄,控制员工人身自由的大权,包括搜身等就落在保安手里,形成保安人员的滥权。

  各大媒体对富士康事件的解读五花八门:企业管理模式、年轻一代心理健康、媒体角色扮演,而在台湾,更多媒体担忧台商形象受损、乃至危及两岸经贸关系。

  5月26日的参观采访中,台媒记者也亲眼见证了富士康的企业文化。在犹如“紫禁城”的厂区内,几十万富士康员工真实的工作与生活状态被媒体客观记录。

  “我们不是一个社会,我们有企业的功能,但我们没有社会的机制或者是政府的功能。”“我们不是血汗工厂,媒体才是血汗产业。”面对各方质疑,鸿海集团总裁、台湾首富郭台铭亲自赴大陆上阵处理,在郑重道歉的同时也为自己的企业辩护。

  有分析称,尽管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口碑并不算好,但把矛头完全指向富士康是草率和无力的。但毕竟“跳楼门”发生在大陆最大的台资企业,其影响力并非其他同行能比12跳换来的是台湾几乎所有纸媒的头条,台湾中天电视台等电视媒体还制作了深度调查节目,这种节目形式在媒体日益口水化的台湾已经很少见到。

  已经在大陆扎根20余年的富士康可以说是台湾规模第一大的民营制造业,而郭台铭也是台商中的佼佼者。“从他们关切程度来看,富士康的连跳事件已经让大陆台商十分担忧。”高志鹏担心,如果富士康员工自杀的新闻不断被炒作成台商的负面形象,“将是前所未有的灾难”。

  而“行政院院长”吴敦义则希望外界不要持续聚焦跳楼自杀事件,让郭台铭能专注、全力解决问题。吴认为,郭台铭工作压力很重,希望大家多鼓励他,让他早日拨开云雾,再让企业万里晴空。

  自杀事件使这家亚洲制造业巨头受到前所未有的拷问,鸿海的失误令一系列自杀事件引发的不良舆论雪上加霜。郭台铭曾宣布,该公司将在未来几周内在建筑物周围设置150万平方米的安全网,此举被讽说明公司预计会有更多的跳楼事件。郭台铭还被迫公开收回了一封被一些人视为麻木不仁的“不自杀协议”。

  虽然台商在过去20余年创造了不少经济奇迹,解决了大量劳动力就业问题,大部分台资企业以高纪律、规格化、集体管理的生产模式,达成高效率、低成本、准时交货的代工模范,接单、抢单无往不利,也因此缔造台资企业的全球代工龙头地位,并使大陆成为“世界工厂”,但与此同时,台资企业也因为这种管理模式、薪资待遇过低等问题饱受批评。

  不少台商担心自己的企业也会有员工跟进“跳楼”。虽然郭台铭对外邀请媒体参观、对内宣布加薪20%,仍无法中止事件发生,这已成为鸿海帝国乃至台商们最大的梦魇,因此台商纷纷声援郭台铭。5月27日,多家台湾知名厂商在北京举行台湾精品展记者会,在场话题几乎全围绕富士康跳楼事件。不少台商帮郭台铭讲线万大陆员工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

  “台资企业在你们大陆或许是口碑最不好的企业类型吧?”中天电视台一位资深编导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虽然一味批评富士康是无力的,但是台商在台湾的企业和大陆的企业完全是两个类型。”

  台前“卫生署署长”叶金川的观点或许能表达台湾朝野对富士康事件的看法。叶金川认为,郭台铭固然有责任,但要他背负整个大陆的年轻人自杀问题并不公平。

  台“立法院院长”王金平说,跳楼事件是心理因素的问题。他认为,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并呼吁台湾政府应该伸出援助之手。

  一些企业大佬们也力挺郭台铭,香港首富李嘉诚称,自己也是办工厂出身,“办厂有其苦处”,批评别人容易,但实质经营苦况只有经营者才知道。台湾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除了认为“有的时候,他(郭台铭)也要学习我一点,稍许要温和一点”外,也替郭台铭叫屈。他认为郭台铭要管理几十万员工,实在很辛苦。

  凤凰网注:此文为《凤凰周刊》授权凤凰网科技独家刊发稿件,未经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和镜像,如有需要请与《凤凰周刊》编辑部联系。

  台湾媒体也试图寻找“跳楼门”的原因。《联合报》等媒体认为,事件中肯定存在“维特效应”(在社会学领域,对“传染性自杀”的研究里,最广为人知的理论是所谓的“维特效应”名字源自歌德的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该作品出版后,模仿书中主人公的自杀在欧洲多国出现)。同时“富士康的高抚恤金”可能会导致“一跳保全家”的模仿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