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中美在港“外交战”升级

 定制案例     |      2018-09-19 08:22

  较早前,“维基解密”公开的多份机密电文进一步显示,美国驻港领事馆一直与香港反对派各党派,包括、公民党以至社民连等保持“密切联系”,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更曾“告洋状”,要求美国干预香港事务。之后壹传媒集团主席的政治献金账簿意外曝光,更加证实了北京政府的看法。原来,给和公民党的捐款过程中,经常有壹传媒动画公司商务总监的MarkSimon的参与。此人曾担任美国军方的情报人员,也是共和党香港支部主席。

  吕新华口中所指的“这个人”,是美国驻港总领事杨苏棣。12月6日,杨苏棣主动约见香港媒体,多次谈及香港政治和社会问题。被问及近期香港发生多宗怀疑区议会选举“种票”(有组织地安排造假投票)事件时,他称,欢迎香港廉政公署及选举事务当局调查事件,期望能够尽快查出真相,维护香港的民主,确保“一国两制”得以持续。就有关香港下一届特首选举问题,杨苏棣虽然未有评论唐英年和梁振英两名热门特首参选人,但却表明下届的特首除了爱国和能干外,也必须得到香港民意的支持。他说,“香港人的意见很重要,令香港未来领导人可以有效管治和满足大众期望。”

  文章说,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外交官享有刑事管辖豁免。但一旦涉及到国家利益,接受国可宣告其为“不受欢迎的人”,直接将其驱逐出境。可惜这些措施对大国来说并没什么阻吓作用。毕竟在一个无秩序的世界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过去一年,中国与美国围绕着南海问题在亚太地区出现多番外交角力。这场外交战最近似乎蔓延到了香港。两国驻港外交官员相互隔空指责,爆发出一场罕见的外交口水战,引发香港社会热议。

  9月底,“维基解密”披露的千份美国外交机密电文显示,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一直与香港民主派重要人物保持密切联系。根据电文,部分会晤美国领事的民主派人士,曾要求美国介入香港事务。在“维基解密”透露有关电文后,当时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接受中新社查询时,已严词表示“希望美方摒弃冷战思维,不在香港搞政治上的小动作”。

  另一名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也认为,中美两国今次只是一次耍花枪的游戏,不会影响双方关系,更不会闹成外交风波。他指出,美国关注香港的政治发展,甚至有某种形式的介入,完全是公开的秘密。例如,美国驻港官员跟政界人士接触,摸底收料乃家常便饭的事,就像中国驻美官员经常向美国政界人士摸底收料一样。所不同者,就是中国官员较少谈及自己的建议,而美国官员则惯于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可以预测,中国发炮之后,美国会稍为收敛,跟着又依然故我,但最终还是不敢破坏中美关系的。”

  据有份出席记者会的香港《明报》记者形容,在大约半小时的会面上,吕新华手持两页纸的新闻稿,多次批评:美国驻港领事人员多次就香港内部事务发表评论的行为,超出了《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等国际法所规定的职能,要求美方停止这种错误做法。

  杨苏棣2010年3月上任美驻港总领事以来,因为评论中国及香港事务,屡次惹来中方批评。首次惹来中方非议的,是2011年5月底他评论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言论。当时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公开表示,中国坚决反对任何人以人权为借口干涉中国内政。

  “如果这个人真的不受欢迎,中国政府有权采取严厉交涉,把他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这表明这个国家在这个地区,犯下的外交错误非常严重。”12月16日,外表温文儒雅的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吕新华,罕有地发表上述一番措辞严厉的讲话。

  据熟悉中美关系的专家分析,香港回归以来,北京一直关注美国在香港的角色。尤其是去年香港特区政府推出政改方案,美国作出的姿态,更令外界感觉到美国在香港政策不但扮演了一定角色,而且这角色甚至可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影响力。

  上世纪60年代起,香港对美国来说,更有了经济的重要性。美国在香港的投资相当显著。这时候,美国与香港的关系更难切割。1989年后,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香港政策法》。《政策法》为港美之间的互动奠定了非常具体并受法律约束的基础,自此美国在香港回归后有了公开评价香港状况的官方平台。

  据一些接近北京政府的人士向本刊记者分析,北京深忌杨苏棣,另一个原因是其身份的原因。资料显示,杨苏棣1980年加入美国国务院。他在2003-2005年期间担任过美国驻吉尔吉斯大使,期间当地就爆发了“郁金香革命”,成为东欧亲西方浪潮的颜色革命中的一波。杨苏棣这个背景,加上他在政改商议期间来港,自然引起中国疑虑,担心他来香港也会搞“颜色革命”。

  他指出,从美国的利益角度出发,香港的重要性自19世纪起逐渐减弱,一直至二次大战结束后,美国才再一次重视香港的战略价值,并判断香港的军事价值将被其外交价值取代。自此,香港成了西方防止向南发展的堡垒、美国通往共产中国的踏脚处。

  对此,吕新华强烈反驳。他向香港记者举例说,中国驻美领使不会评论明年美国的总统大选或对候选人的看法,“中国驻美国的外交官也不会评论明年美国总统大选?和共和党有争议,中国驻华盛顿的外交官亦不会跟共和党讨论,这是人家的内政,中国外交官不会干预。”他希望各国驻港领事机构,多做有利香港繁荣稳定的事情,警告情况若不改善,中国将有权将有关人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

  杨苏棣高调发表对香港事务的看法,显然触动了北京政府的神经。经过10天的沉默,过去鲜有召开记者会的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吕新华,在12月16日主动邀约四家本地传媒,高调抨击杨苏棣的言论。

  吕新华透露,曾与杨苏棣面对面作严厉交涉,但对方表示这是全世界领事包括中国驻美使节的一般做法,否认有干预行为。

  不过,在吕新华高调透过香港传媒向杨苏棣开炮后,美国驻港领事馆坚称,美国领事馆职员一直遵行外交及领事法和惯例,并无不恰当的行为。美国驻港领事馆发言人接受记者查询时说:“对于指称美国外交官及领事馆职员在香港的行为不恰当,我们坚拒这种说法。”显然,中美在香港的这一场外交口水战中,双方都无意让步。

  但林和立相信,吕新华今次举动姿态高多于实际,外交部最后向杨苏棣采取行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般而言,国家将个别人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是极严重的处分,但“相信北京只是想借此向美国施压”。

  香港教育学院社会科学系副教授沈旭晖指出,一直以来,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普遍低估甚至忽视过去美国在香港事务上的参与。但其实香港对美国具有高度战略价值,属于一个超级大国和一个非国家个体之间的不对称关系。

  2005年,香港特区政府推出政改方案,被泛民主派否决,美国当时的官方响应是“香港市民和政府应该根据《基本法》决定政制改革的步伐”。到了2010年,港府再提出内容分别不算太大的政改方案,这次形势却急转直下。新任美国驻华大使6月访港,在一个晚宴发言,居然预测政改方案“将会通过”,又“肯定”了区议会方案、增加十席等对落实普选有正面作用。其后,一向被认为与美国关系密切的香港媒体《苹果日报》,突然逆转性支持政改方案,让北京觉得十分不寻常。

  香港著名中国事务评论人、美国詹姆斯城基金会JamestownFoundation成员林和立形容,香港回归后,外交部驻港特派员从未公开批评外国驻港领事,美国驻港总领事并非首次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吕新华向杨苏棣开火“非常罕有”。

  香港《新报》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霸权国家,美国驻外大使卷入驻在国的内部事务,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最有名的不得不提卡卢奇。1974年,葡萄牙右翼独裁政府被推翻后,葡国政府转向,美国政府随即对葡政府实行疏远政策,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至1975年,卡卢奇出任美国驻葡萄牙大使。他一改前任大使不与葡萄牙政府接触的政策,不断同葡萄牙政界重要人物密切接触,开始了干涉葡萄牙的政治进程,结果成功将葡萄牙拉回美国的阵营。后来卡卢奇返国后,出任美国国防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