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兰诺(凤凰生活周刊八月号专访人物

 定制案例     |      2018-11-24 13:06

  因为有书,我遇到了曾经的……/年少时曾与文字有过一段初恋/那时单纯地以为我们这辈子能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然而现实与梦想总是背道相驰/我最终选择嫁给了现实/现实对我时好时坏/一次次让我痛、也逗我笑/岁月的轮子从不顾忌我怕老的容颜/不停地往前滚动、不眠不休/越过了几重河,翻过了几重山/三十年如梦一场/归来时一身沧桑/当我再次遇见文字时,在有书/它的诱惑力还是不减当年/我的初心莫名又被拨动/文字还是那么热情/它张开怀抱迎接我的归来/久别重逢的惊喜/让我再次/狂热地爱上了它/爱得那么彻底/神魂颠倒,如痴如醉/我们如新婚燕尔般/终日如胶似漆、耳鬓斯磨/文字在我笔下万般柔情、任我摧残/我时尔对它温柔、时尔狂暴/文字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任我造作、任我蹂躏/我在文字的怀抱里沉醉/忘我疾笔/只有文字懂我的全部/包容我的全部…………

  不知道皇长孙的朱允炆听到爷爷这样地碎碎念,是否会像我们听到父母唠叨时那样,暗自说:“真烦人,没完没了,听得耳朵皮都起老茧了。”选自《明朝一位自己玩死自己的皇帝》

  不到两年时间,就获得了不少标签:《有书》签约作者,有书智库金牌领读达人,金牌讲师,燕京文化艺术交流协会诗人作家,共青作家网特约编辑,青星文学书艺网平台签约作家,中国若昕文学社诗刊社社员。

  卡兰诺的文字,通俗易懂、诙谐幽默、生动有趣、别具风格。就连她家的鸡、鸭,在她笔下都是栩栩如生,充满灵性。无论老幼都喜爱她创作的文字。

  初夏的一天,卡卡家老屋的一只小母鸡丽莎,憋了两天的蛋,今天终于顺利下蛋了。(老屋离卡卡新家有十公里,那里住着她的公公婆婆)。

  执笔依旧是最初的情深。卡兰诺离她的梦想越来越接近,如今她的作品越来越成熟,传播度也越来越广,相信不久的将来,卡兰诺会如愿所偿,梦想成真。

  文学的魅力是无穷,一旦与此结缘便是最美的晴天。卡兰诺从最初的经商为生,华丽转身成为一个美女作家。其中除了天赋,更多地依旧是她那份对文学的执着追求,锲而不舍地辛勤笔耕,用优美的笔调书写她的灿烂人生。

  没有老母鸡告诉它下蛋经验,本来家里有几只老母鸡,但卡卡的婆婆金桂特别疼儿媳妇,养鸡是为了给儿媳吃的,隔些时日宰杀一只给儿媳补身子。这样老母鸡都喂进了卡卡的肚子里,最后一只老母鸡在一个月前也光荣就义了。

  晦涩难懂的历史,在她的笔下通俗有趣化了,一个个千年前的历史人物被她生动地呈现出来,就连不爱看历史书的人也喜欢看她创作的历史作品。

  小母鸡丽莎二天前就开始找下蛋的窝,因为它是第一次下蛋,没经验!所以它不知道应该找个什么样的窝下蛋才合适。

  有趣自然的文风源于她骨子里的质朴和善良。她乐观,率真,热情,美丽。在她的生活和人生里始终是充满向上的正能量。她认为无论做什么事,只要付出,只要坚持不懈,终将有所收获。

  2016年9月24日,卡兰诺无意之中闯进一个读书写作平台——《有书》。开始了她日记式的创作,虽然写的很显稚嫩,但她发现自己是那么热爱写作,原来书写文字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她坚持日更,在《有书》的两年时间里,创作一百多万字原创文字。

  小母鸡想下蛋的情况不知道有没有告诉母鸭们,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但从小母鸡焦虑的状态中可以看出,老鸭们应该不知道小母鸡想下蛋……”选自《卡卡家有窝逆天的鸡》

  历代开国皇帝都会将自己如何披荆斩棘打下江山?前朝统治者如何失败的?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讲给儿孙们听,希望他们能固守祖宗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