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印度打击“”示好北京?

 定制案例     |      2018-11-24 13:06

  实际上,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并不清楚这个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从何而来,媒体爆料此事反而炒热了边界问题。这正是中印关系发展中的最大障碍,也是突然跳出来谈边界问题的“良苦用心”。

  对巴基斯坦姑且不论,印度的东大门孟加拉国最近也与中国打得火热。该国重要港口吉大港将成为中国一条通往该国铁路的终点,也将成为继巴基斯坦瓜达尔港之后,中国在印度洋的另一个“出海口”。

  1914年西藏地方当局与当时统治印度的英国殖民者签订《西姆拉条约》,非法划定西藏和印度的边界“麦克马洪线”。中国历届政府均不承认。印度于1951年侵占了“麦克马洪线”以南的中国领土,并于1987年建立“阿鲁纳恰尔邦”这一省级行政单位。

  特别是在北京大学演讲的机会,慕克吉提出了中印两国建立亚洲新安全框架的新理念,以充实建立了3年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新框架”被媒体解读为印度试图利用中国在国际舞台发挥更大影响力。

  其二,印度“争常”需要中国帮忙。今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肯定会再次燃起“争常”的战火,尽管结果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聚累人气必不可少。访日期间,对日本入常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刺激”了印度人,他们也希望中国在此问题上表明立场。

  慕克吉虽然一直被冠以“亲华”的头衔,但是2006年成为外长后,时隔一年半才首次到访一个重要邻国,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此次访华是精心安排之举,肯定事出有因。这个“因”就是媒体所称印度希望“换取”的好处。

  中国与印度的贸易额近年来增长迅速,2007年已经接近400亿美元,预计到2010年将突破600亿美元。但是印度经济近两年受到美国经济衰退的波及,显得有些“滞涨”,继续与中国加强经济交流并取长补短,就成了慕克吉访问的题中之义。

  中国的外交看似柔和,实际上绵里藏针。改革开放30年以来,中国国力日隆是个不争的事实,这种实力已经完全有能力越过喜马拉雅山,对次大陆发挥影响力。

  同样,就在中印关系稳步向前发展的时候,流亡印度的几乎在慕克吉抵达北京访问的同时,对印度“示好”,首次声明宣布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的达旺是印度的一部分。而5年前,在访问达旺时被要求就这一问题发表看法,他却拒绝回答,仅表示“阿鲁纳恰尔邦”实际上是西藏的一部分。

  整体而言,印度接近中国一方面可以说是对华友好方针的延续,另一方面则是对中国国际地位提高这一现实的尊重。不过两国关系的发展尽管势头良好,却还需要继续“舒筋活血”。因为历史和现实问题等影响两国关系发展的因素将长期存在。

  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被《印度快报》在慕克吉访华前透露了出来。印度军方最近宣布,43年前关闭的道拉伯格-玉尔地军用机场已经正式启用。该报分析称,这座距中印边境仅8公里军用机场的重启,将大大加强印军在边境地区的机动作战能力。

  历史上,印度一直以西藏问题作为“对抗”中国的一个筹码,这种立场得到了英国、美国等新老殖民者的认同。而面对50年来西藏出现的最大骚乱,印度这次却与西方唱反调,不仅在外长访华前抓捕了身在印度的数名“”骨干,在奥运火炬于新德里传递时也加大警力维护,没有造成想象中的骚乱。印度对“”“下手”的动作之大,力度之强,速度之快让印度媒体都瞠目。难怪他们抱怨,政府牺牲西藏的利益,只为换取中国的好处。慕克吉“亲华”的说法再一次被作实。

  日前,印度警方以违反相关法律为由,抓捕了“”等境外五大“”组织负责人。值得注意的是,此举发生在印度外长慕克吉访华之前,而释放则在慕克吉访华之后。印度以这种方式对所谓的“徒步返乡运动”加以警告和制止,并对中国传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通过慕克吉之口,印度的承诺就更显得掷地有声:“不许任何人利用印度领土。”

  的发言显然经过深思熟虑,目的不言而喻。就连《印度时报》都看出了的伎俩:“这一声明肯定会影响印中(边界)对话。”而一直与印度低调地进行边界谈判的中国则很可能在此问题上陷入两难。一方面,“自爆其丑”为国内继续批判“分裂主义势力”提供了新证据;而另一方面,对边界问题的深入探讨似乎将导致民众“保家卫国”情绪的高涨。

  中国媒体虽然早知此事,不过为了不影响慕克吉访华的成果,也为了不使两国高层会晤节外生枝,一直等到慕克吉离开中国后才对民众透露消息。

  中国在尼泊尔再下一城,使得南亚除了印度之外的几个重要势力都与中国日益接近。法国《论坛报》6月9日的文章就直言,印度洋是中印竞争的新领域。“孤立感”迫使印度政府多少需要加紧对华外交攻势。

  其一,印度希望密切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该国这次新设立的广州领事馆就是一个例子。广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今年恰逢改革开放30周年,慕克吉到访广东时已经明确表示,对广东发展经验有浓厚兴趣。“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我们希望参与并得益于广东的经济繁荣。”

  其三,与巴基斯坦博弈的需要。印巴南亚“斗法”已经成为国际关系的常态,而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历来紧密,中巴友谊被誉为全天候的朋友,不仅政府交往密切,民间友好基础也甚深。汶川地震后,网友评出中国人最应该记住的5个国家中就有巴基斯坦。“上榜”理由很简单,巴国为了援助中国抗震救灾捐出全国的战备帐篷;巴医疗队为了尽可能多载救援物资,将座位拆掉,运送人员挤在飞机地板上休息。

  对在本国示威的“”分子毫不手软,不惜损害自己的国家形象也要给中国一个交代的尼泊尔新政权,让印度人心里作何滋味可想而知。

  印度明知不可能做中国“全天候”的朋友,但慕克吉在中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访问,在回程途中义无反顾地经停四川灾区“慰问”,除了表达印度的国际主义精神之外,多少还是带有与巴基斯坦“比一比”的意味。

  此外,在印度东南海上的斯里兰卡,中国工程师们在该国花费几十亿美元建造汉班托特港,这一海上通道已经成为欧亚之间集装箱船队的运输平台。

  在国内民族主义推动下,中国一旦在谈判中对“阿鲁纳恰尔邦”态度强硬,中印关系出现波折不可避免;中国若是在此问题上态度模糊,“民意”就将把中印友好看做是领土让步换回的代价,印度无疑将成为“替罪羊”。的声明尽管十分狡黠,但是却点中了中印关系最敏感的穴道。要知道印度如何调整中印关系,恐怕还有待时日。

  本来被印度视为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尼泊尔也已经“变天”。长期进行游击战、信奉社会主义的毛主义势力成为该国政界的主要力量,柯伊拉腊和普拉昌达这两位丛林里走出的政治家已经明显表现出“亲华”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