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谦:期望《凤凰周刊》成为展示社会良知的平

 定制案例     |      2018-12-05 14:57

  我们有不少的知识分子这种精神的现状,损害的不仅仅是一个时代的知识分子的权威,也贬低了知识和正义在群众心目中的价值,当一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以平庸和墨守成规作为生活的准则,失去了发现真理、探索社会良知的欲望,在这个时候当学术能够为机构或者是后人获取利益的工具时,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想要强盛,将会成为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所以我们非常期望论坛能成为学者们探索社会良知的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大家可以为社会把脉号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中国传统学术强调的是文史哲部分,中国的学术传统是在社会及日常生活所评论的方式,这种学术的转型也是时代的呼唤,无论是社会的民主转型,还是国家核心价值观的确定都是知识分子摆脱传统学院式的论文方式,加入到公共学术的洪流当中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的介入,相信公共学术不仅会贡献出更多公共价值和学术价值的精神财富,也让更多的人参加到更大的社会事务的决策中,无论是凤凰周刊还是论坛都愿意为公共学术的展示提供一个公平的平台。

  当然我们最期望这个论坛成为一个包容的论坛,孔子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托尔斯泰曾经认为这八个字是人类的经典,是中国人公共生活的一种创造,也是一门艺术,对个人它是一种修养,它要求执政者要有对自己的限制和要求,而不是对他人的要求,希望实现的是执政者对自身的限制,不能随意的把几方的想法强加于人。这个多元社会,再正确的观点也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何况是不同的阶层不同的价值取向,肯定会有巨大的差异。我希望至少在这个论坛上,能包容各种反对的声音,通过我们对中国社会各种角度的分析,使得更多的民众对公共事务的认知能力,从无序到有序。当然我更希望能促进一种包容的社会心态,因为只有包容的政府权威才能得到民众发自内心的尊重与支持,这种包容精神不仅能激发社会的民众参加公共事务的活力,更能成为民众对国家认同的基础。

  我们开办这个论坛的目的,是想为两岸三地的精英提供讨论的平台,以深度,包容,独立,中立的视角分析和预测当下的中国时局,为中国的发展献谋献策。首先我们希望这个论坛是成为展示公共学术的平台,公共学术这个提法目前在我们大陆还不太多,我们知道上世纪中叶以来,学术的专业化、整齐化已经成为学术的主要的特征,使得学术完全远离公众的公共生活,由于大量的现代传媒的出现,尤其是网络的普及,不仅改变了知识的创造、传播与分享的途径,也在改变人们对学术和知识标准的看法。

  我们还希望,这个论坛成为一个展示社会良知的平台,我曾经鼓动美国的学者陈安,为凤凰周刊写过一个专栏,这个就是介绍美国200多年以来公共知识分子在美国社会发展的影响,想给国内作为借鉴。我认为,儒家士与道的传统与美国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神有很多相通相近之处,儒家认为知识分子应该成为道的承担者,代表世间正理的道德来抗衡君主代表的政治,从精神上驾驭政治,这是传统知识分子对社会的理想,无论西方社会还是中国传统社会,知识分子和士,都被看作是社会良知的守护者。良知在中国是一个古老的词,孟子就说到过这个概念,他把人的是非辞让,看作是良知的底线,认为触动人们的良知就能让人们行善,到王阳明的时代他不仅把良知看作是道德的本体,也把它看作是天地万物的本体。王阳明说,良知之外更无知,致知之外更无学。他肯定的就是知识分子在社会良知的守护与使命。在王阳明生活的那个年代,君主专制有了对良知的认定,当知识分子在邪恶的环境时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思想念头。可以说社会良知的守护和坚守,自古以来就是知识分子的首要的美德,这种美德在今天知识分子中,不是所有的知识分子中,在相当部分的知识分子当中,成为一种稀缺的资源。

  孙谦:尊敬的嘉宾,尊敬的朋友,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今天有来自学界、政界和新闻界的同行朋友,来参加我们今天这样一个论坛,让我先代表中国时局展望高峰论坛的举办方凤凰周刊对各位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今天同时举办的还有凤凰周刊十年的庆典,就是在晚上。凤凰周刊的宗旨是为全球华人提供独立意见,经过这十年的探索,我们欣喜地看到凤凰周刊已成为国内时政新闻界一种不可或缺的声音,这一切离不开社会各界的信任和支持。在这里,我也代表凤凰周刊的全体同仁,对所有帮助过我们的朋友,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我相信,很多知识分子感受到了这种来自学术转型的压力,因为每个时代对学术的认知都会发生变化,一个时代的学术共识,不仅与它的思想方式与社会体制有关,也与传媒技术的演变有关。报刊是不被学术体制认可的文章,在我看来这就是公共学术的一种行为,他们直接面向公众,关注的是公众和社区相关的公共知识,他们不仅带领着公众一同超越了等级化专业化的学术的进步,也正在改变由体制精英垄断学术资源的局面,催生出一个新知识阶层的崛起,这种变革或许目前还不会改变学术的定义,但肯定会改变学术的构成和方式。一方面是学术的流动变得更加的动态和多元,模糊了学科界限,另外一方面也使得公众能够更多的参与到公共精神的创造中。这种对公共学术的转型,与中国学术的历史经验也是呼应的。

  从2008年开始,每年度我们会出版一期叫中国时局报告的特刊,邀请一些顶尖的学者和专业人士从专业的角度梳理政经大事,并对当年的政经大事做出预测,这些特刊得到了很多政界商界朋友的的首肯。今年是凤凰周刊创刊十年之际,我们终于把这个纸上的论坛变成了大家今天看到的中国时局展望,它的成果以后会成为中国时局报告特刊的主要内容。

  凤凰网财经讯 2010年10月20日,《凤凰周刊》创刊十周年庆典活动在北京隆重举行。《凤凰周刊》社长孙谦先生在论坛上发表演讲时强调,他期望《凤凰周刊》和此次论坛能够成为展示公共学术的平台,展示社会良知的平台。以下为文字实录:

  女士们、先生们,这就是我个人对中国时局展望论坛的一点希望,在未来的工作当中能不能达到这样的目标,还要靠各位嘉宾的参与,说了这么多,我只是希望今后论坛能够再邀请大家时,大家一定要大驾光临,这是我们首届论坛,肯定有很多照顾不周之处,希望大家海涵,最后希望各位嘉宾在论坛上坦诚交流,对中国时局的发展发表更多真知灼见,提出更多前瞻性的建议,希望大家下午可以共享思想的盛宴,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