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周森、《凤凰周刊》编委邓飞谈提

 定制案例     |      2018-01-16 03:36

  【邓飞】:对于郭美美的事件曝露了官办慈善机构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不公开透明,不能够面向民众,它对官办基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民间发起的公益组织因为没有利益输送,没有特权,必须依靠有效的执行和取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才能够存活下去,所以说郭美美事件以后对于官方公益机构也是一个巨大的推动,我们看到了持续不断的制度建设,提高他们的透明度,中国公益的公信力也在逐渐的成熟和建立之中。【详细】

  【邓飞】:因为公益活动的本质是接受民众的捐款,用民众的钱捐款去完成民众交付的某一项任务,所以说捐款人对公益活动这个行动有质疑、有猜测,这是非常正常的。第二是因为我们之前的公益和慈善更多的是被官方慈善机构吞拿,他们便出现了这个问题,导致行业的公信力不是太高,这是可以理解的。

  【摘要】:2月27日9时,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周森,《凤凰周刊》编委邓飞做客强国论坛,以“如何提升慈善公益事业的公信力”为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对于慈善事业,周森代表认为,慈善应该立法,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有法律规定所赋予的责任和义务做一些公益的事情,没有立法就靠自发的,是不完善的。邓飞则认为,现在要提高中国公益的公信力,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系统的工程。

  [编者按]:2月27日9时,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周森,《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邓飞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如何提升慈善公益事业的公信力”为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这是“我是代表”系列访谈第一场,欢迎参与。

  辽宁舰靠泊青岛军港埃及热气球爆炸中国将举行40场军演李天一仍被刑拘广东调查房爷东莞形象宣传片中俄确认对华供气中铁员工打砸村庄周口平坟风波女孩树洞画轰动全国本山否认操盘铁岭地块2.1万亿公积金将入市新华社评油价上涨刘涛自曝豪门辛酸小伙被错关看守所

  【周森】:“郭美美事件”并非偶然,说明我们慈善公益组织制度不健全,说明慈善公益组织有千疮百孔的地方需要弥补和完善。在这之前公益组织的机构应该警醒,加强自身管理,加强自身素质的提高,加强自身文化修养的饱和度,把慈善公益组织的工作流程明朗化、制度化,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郭美美事件”并非偶然事件,说明公益慈善组织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和完善。因此,“郭美美事件”并不是坏事情,给整个慈善公益组织带来了一个警钟,给慈善公益组织敲了一剂强行针,一定要有这样一个阶段。“郭美美事件”是公益慈善组织这么多年来一个阶段性的事情,是一个分水岭的事件,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至少大家对这个事件很理解。

  【周森】:慈善立法这是势在必行的事情,慈善公益事业发展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慈善对中国来讲是很古老的、民间早就有过的东西。我们现在提到台面上,叫做慈善事业,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二十年来,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大家对文化追求的升华,对慈善公益事业已经深入到每个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中去了。我们每年有很多大灾大难,有很多贫穷的地方需要我们富裕的地方帮助他,这是中国的美德。在慈善公益事业当中,有不少机构和组织,包括中华慈善总工会相关的组织,制度还不是很完善,大家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障碍。

  【周森】:限制慈善事业的发展,主要还是两点:一是新闻舆论方面的正确导向问题。刚才说了,某一个组织出现的问题,我们不要扩大化,谁的问题谁负责,该处罚就处罚,就像政府官员一样,公务员错了要负责任,要拉你下马。新闻舆论对政府导向有些问题,过分把一些事情扩大化,搅浑水的感觉,让人觉得心里不踏实。现在中华慈善总会和民政部慈善司现在有一个新的想法,能不能把慈善公益组织扩大化,民间组织、草根组织都可以,主要是慈善组织靠政府的推动,草根组织、民间组织可以发展,但一定要加强引导,只有这样我们的慈善才能做到极致,做到想达到的效果。现在全国很多公益组织,很多企业家自己设基金,自己兜里的钱从这个袋子到那个袋子,比如曹德旺捐几十个亿,是美金,有一些企业家、大老板捐两个亿做基金,什么意思?两个亿是企业利润,我拿出来做基金,这个钱要规避税率,就是逃税了。越是富翁捐款越是有嫌疑,因为他钻政策的空子,这就是监管的问题。如果监管好了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因此我们现在还需要三五年把中国慈善公益的路明朗化、坦荡化、合法化、法制化,这也是这一届政府工作报告一定要关注的事情。上一届政府工作报告非常关注,大力弘扬慈善文化事业,要大力加强慈善文化基金方面的扶持,今年这一届我估计也是,政府也会提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政府最高决策层已经关注到了。【详细】

  [网友雨朦胧]:伴随着民间公益的崛起,不断有质疑的事件出现,公众为何有这样那样的质疑,应该如何消除捐赠者的质疑?

  【邓飞】: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去了某一个部委我惊讶地发现,他负责着全国性的事务,一个处的全国某项事务的部门就有三四个人,而他要服务或者所谓管理的人群有三个亿,我当时看了以后特别震惊,这能够管好吗?所以说我们不能够迷信部委的能力,我们首先会清楚它的效力是不够的,我们也不能够迷信它的能力,我强调政府对公益更多的应该是一个宽松管理,同时应该加强舆论的监督和法律的监督。

  【邓飞】:我觉得有很多方面,要提高公益组织的公信力我们需要做很多工作,首先我们的诉求要非常的清晰,我们要做什么事情,要解决什么问题要非常清晰。第二,我们做到公开透明,我们的捐款来自哪里、去了哪里,整个全程要公开透明。第三,要制度性的专业,我们要专业起来,我们会有独立的审批机构、评估机构、信息披露机制,让我们所有的行动能够清晰、透明、公开、可以接受监督,我觉得我们就能够执行有效率,就会取得捐款人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详细】

  所以我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期间就提出了慈善要立法,在此之前民政部慈善救济司王司长,现在是北大公益学院院长,他提出来慈善立法。随着法律体系的形成,随着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设的不断升华,法律层面一定要完善。如果慈善不立法,社会主义慈善法律体系的形成是不完美的。【详细】

  【邓飞】:现在要提高中国公益的公信力,它确确实实像这位网友所说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系统的工程,首先最基础的是我们的公益文化,我们的社会是缺乏公益文化基础的,甚至还存在着很多误解或者叫偏见,我们长期以来认为做公益就是学习雷锋,但是公益不等于学雷锋,公益是一个组织公益,雷锋是一个个人存在行为,他们是不同的。公益是需要成本的,首先是我们的民众和社会在公益文化方面是缺乏积累,甚至存在偏见和误解。

  第二,我们如何去塑造或者重建公益的公信力,我们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因为由于是民间公益,由于发展仅仅才两年,我们相关制度的建设和配套还没有完善,所以说需要时间去积累。

  【邓飞】:我是一名孩子的父亲,对孩子的这种苦痛比较敏感,发现山区儿童的许多困境之后决定尽我的努力去改变。所以说我接连发起了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和山区儿童的大病医保三个公益项目。

  [主持人]:作为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前年“郭美美事件”给中国的慈善打了一击重拳。您怎么看?既然已经打在中国慈善身上,中国慈善事业以后应该怎么做?

  [网友黑椒牛柳]:提高慈善事业的公信力是孤立的事物么?您认为,我们的社会风气和社会大环境不需要改善吗?

  因此今后的“郭美美事件”将不会再发生,同时制度化的东西、明朗化的东西多了,这是很好的事情,并不是坏事,我们把坏事当成好事来看,这件事情就有一定的饱和度。评价一个人,如果你把这个人所有的缺点当优点看,这个人就是满分值。如果把优点看不上,再把缺点放大的话,这个人解决敌人或者罪人。因此这个社会需要包容多一点,饱和多一点,如果都是这种心态的话,看到任何问题都是很平和的,都是很和谐、和睦的,自己内心要有内功的锻造,加强自己的管理和修养。

  第三,长期以来整个社会氛围是一个不信任的,所以我们公益界才有不停的负面新闻出现,都在伤害着公众对公益的信心。

  第四,我们看到了整个公益界的努力,不管是官办基金会的制度创新和透明度的提高,还是民间公益组织的组织化、制度化、专业化都在提高。大家之后也看到,公益组织对中国社会进一步的推动是卓有成效的,政府和民间基本上也形成了共识,就是国家的前进是需要官民合作,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参与公益,来逐渐解决我们的社会问题,我相信我们在越来越人的参与下,我们公益组织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详细】

  [网友龙侠客]:作为慈善项目的推动者,您认为政府在哪些方面可以做出改变,可以更有效提升社会的慈善事业发展?政府应该如何加强对公益慈善机构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