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与赵本山迅速切割 显露内地官商生态

 定制案例     |      2018-12-27 05:12

  不过,这些昔日的辉煌在马年却成为泡影。2014年9月,时任铁岭市市长林强涉案被查,立即有舆论指向赵本山;此后的10月中旬,曾作为大陆艺术界一面旗帜的赵本山,未能入选参加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出席并讲话的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事后拼命利用各种渠道发声,表示学习了座谈会精神之后“激动得睡不着”的赵本山,更加被人怀疑“心虚”,被舆论传言“很快要出事”;2015年1月,原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涉嫌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更进一步加剧了舆论传言。魏俊星曾多年担任铁岭市委常委、开原市委书记,开原(县级市)正是赵本山的老家,魏俊星也与赵本山多有交集。

  公开资料显示,铁岭市利用各种文化节庆,以节会友,以友招商。从2002到2005年,铁岭市共引进规模以上投资项目929个,引进资金190亿元。2004年,铁岭市国民生产总值突破200亿元,实现17%的增长速度。

  《凤凰周刊》记者发现,操作开原“百强县”评比的所谓权威机构,依据北京市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只是一家普通公司,工商注册全称是“北京中郡县域经济咨询所”,而非对外宣称的“研究所”,注册时间是1998年,注册资本仅10万元。该机构2011年公布的“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等评比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引发公众的关注和质疑。

  2005年1月,魏俊星提出“为进入全国百强县而奋斗”。2007年开原官方宣称GDP实现110亿元,增长46.7%,比2006年净增35亿元,是2000年的5.8倍,在辽宁省44个县中的位次,从2003年的32位升为第9位。2010年8月,开原市官方宣布进入全国百强县行列,排名第85位。魏俊星在一次会议上自豪地说:“我们创造了开原发展史上新的奇迹,这是开原前所未有的荣耀和辉煌。”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开原2001年财政一般预算收入按可比口径只有5399万元,人均财力只有252元,相对全省县市平均水平还少了79元,处于全省贫困县市边缘。魏俊星当政用了九年多时间,如何实现由全省贫困县到全国百强县的历史性跨越的?

  2002年9月,声势浩大的“赵本山”杯小品大赛暨中国铁岭首届国际民间艺术节举行,辽宁省、铁岭市多个领导参与,各界文化名人云集。

  赵本山家的祖坟,在村子背后300米处一片幽静的树林。据村民回忆,赵本山每次回家上坟一般都会有浩大的车队。“少的时候几个车,多的时候七八十个车,陪同的人部分是弟子,部分是当地干部”。

  2015年2月初,大雪不断在铁岭上空飘落,白天气温连续数日低至零下15度。比气温更低调的是赵本山及其团队,他们不断拒绝来访的媒体。同样低调的还有铁岭官方,曾经争抢为赵本山搭台的局面不再,甚至是唯恐避之不及。

  在过去十余年中,铁岭这个在中国大陆本不为多数人熟知的城市,因为诞生了赵本山及其弟子在内的众多喜剧明星,已成为著名“艺术之乡”。

  赵本山在铁岭市的传说不仅仅限于其从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公社宣传队员,最终成为举国注目的“喜剧表演大师”,还在于其政商资源的快速积聚——十余年间,赵本山及其家庭资产激增,其私人购买飞机的大手笔令人瞠目;十余年来,赵本山曾无数次出入高官府邸,其举办的诸多活动均有官员争着“搭台”。

  曾经陪同赵本山上坟的官员中,魏俊星就是其中一位。一位村民透露,他亲眼看见魏有一次陪赵本山从车上下来,走到了坟边,看赵本山给祖先下跪、敬完酒才同路返回。

  据《华西都市报》2009年12月7日报道,在《乡村爱情3》关机仪式现场,魏俊星高调地说:“感激亲爱的本山,多年来全力支持铁岭和开原的发展。铁岭会在生活上、艺术上成为赵本山最坚强的后盾。”

  “盛会逢盛世”,时任铁岭市委副书记王秉杰用了一连串的排比句对活动进行赞扬:通过这次活动,促进了铁岭的对外开放和招商引资,经贸活动取得累累硕果;通过这次活动,展示了铁岭改革开放、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果……

  赵本山出生在莲花村,他的二叔赵德明,是一个瞎子,但精通二胡、三弦等乐器,赵本山从小跟二叔学习会了日后赖以为生的二胡、笛子、三弦,二叔算是他最初的启蒙老师。

  赵本山曾是铁岭市的“名片”,铁岭剧院是赵本山题的字,铁岭博物馆里摆着赵本山的蜡像,街边的一些公园、广场上也立着赵本山的雕像。与“赵本山”相关的各个产业在当地随处可见:“刘老根小烧酒”、“刘老根咸菜”等招牌比比皆是。

  这种“发迹时官员与明星(商人)互相‘抬轿’,落难时相互切割各自剥离”的故事,在大陆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只不过这一次轮到了赵本山。无论其个人最终走向何种结局,其目前的故事版本已足以让世人重新审视大陆的官场生态。

  这更坚定了官方将铁岭定位为“小戏小品艺术之乡”的态度。2011年6月22日的铁岭市委16次党代会上,当地一位市领导公开宣布,要整合特色文化资源,建成本山传媒艺术教育中心等项目,做大艺术之乡品牌。

  莲花村的农民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赵本山每年要回家上坟一次,顺便会给村里十来个7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发钱5000元。这对于人均年收入不到3000元的小山村,无疑是一份厚礼。即便是邻村闻讯前来观望的村民,也会发三两百元不等,上坟祭供后的水果、香烟,村民可以随便带走。

  赵本山显然身处低谷,但尚无迹象显示其个人命运走向一定凶险。在其家乡铁岭,“发迹时官员与明星(商人)互相捧场,落难时迅速切割、剥离”的故事,却展现了某些地区耐人寻味的官、商生态。

  赵本山显然身处低谷,但尚无迹象显示其个人命运走向一定凶险。在其家乡铁岭,“发迹时官员与明星(商人)互相捧场,落难时迅速切割、剥离”的故事,却展现了某些地区耐人寻味的官、商生态。

  作为赵本山老家的“封疆大吏”,魏俊星在赵本山的面前,几乎没有架子。1955年出生的魏俊星和1957年出生的赵本山在外界看来,也确实“兄弟情深”。

  2001年,铁岭市政府提出精心打造“小品艺术之乡”、“煤电能源之城”等四张“名片”,把铁岭建成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文化名城。

  对于自己的母校,1999年6月赵本山在铁岭举行同学联谊会时说,“找我的人比较多,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客气……过去的篮球架是怎么样,背上书包哪座山该怎么走,我闭上眼睛都知道”。

  事实上,早在2002年12月开原市委第5次党代会上,魏俊星就公开强调:“要弘扬本山文化,建设文化场馆”;次年的另外一次会议上,魏俊星再次提到:打好“城乡共建”和“赵本山”两张牌,提高开原的知名度。

  铁岭市邮政局以150万元的价格买断艺术节暨“赵本山”杯小品大赛开幕式承办权。官方宣称:这标志着此次大赛采取的政府主办、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方式启动。据《中国集邮报》报道,铁岭市邮政局、集邮公司发行了民间艺术节个性化邮票。共发行6.4万枚,16枚个性化邮票连在一起,有赵本山半身像和表演片段的邮票。

  赵本山这张“名片”给魏俊星乃至开原带来的回报也是相当可观的。公开数据显示,在魏俊星当政时期,开原经济出现“飞快发展”。魏俊星在2004年9月24日开的一次会议称:预计到9月末,GDP实现30.48亿元,同比增长38.5%,地方财政收入完成15509万元,同比增长39.8%。这次会议上,魏俊星还将举办“赵本山”杯二人转大赛、隆重举行电视剧《马大帅》第二部的开机仪式作为政绩通报。

  赵本山从小不太干农活,但颇具艺术天赋,从莲花中学初中辍学去了公社文艺队,后来到西丰县艺术团当临时工,继而从西丰到铁岭民间艺术团,最后走进中央电视台参加春节联欢晚会。

  接下来,铁岭市政府开始聘请赵本山等人作为形象大使。2002年到2014年12年的时间,铁岭成了赵本山多部电视剧拍摄的主战场,并且在中央电视台以及多个省级电视台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