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执行总编:下一波辉煌是新闻产业

 定制案例     |      2019-02-09 00:34

  师永刚:非常高兴来到华南理工大学跟同学们和同行见面,今天主题新媒体环境下主流期刊的未来,我是代表非主流期刊参加活动,因为他们都是主流,我是非主流的,原因非常的简单,我们是香港杂志的,香港杂志在国内有严格的政策限制,我们是外刊,外刊能够进入的渠道就有几种,现在就大致说几种非主流期刊的情况,第一个是凤凰卫视全资控股的杂志,我们是中国国务院特批,我们只能按照国家的规定.《凤凰周刊》在非主流外刊里面发行量是较大的,本刊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最贵的新闻杂志,就是非主流的杂志,我们在所有的新闻杂志里面,杂志就是最贵的就是12元,非主流里面就是比较便宜的,我们到来了大陆以来,我们比很多在座的新闻周刊都贵,就是12元。

  我们创造一种新的说话的方式,在中国来讲,我们白话文很多杂志有的模仿时代,有人鲜明说我是中国的时代,模仿时代的叙述品,就是半白话文那种,本刊认为回到传统里面,我们现在学习模仿的东西非常的明确,他们的记者和所写叙述的方式,为了强调台湾体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在台北请了两位40岁以上的人做我们的主笔,都在做文章,还有很多台湾的资深记者在化名做我们的特约记者,我们很多记者都会请中国时报的人跟我们做讲座,台湾留下了一个纯正汉语的表达,我们现在的汉语读起来就是值得商榷的,我们用现在的方式做出来的时候,就形成了一种新的阅读语感。这是作为非主流最重要的卖点,例如我们的繁体字,我们一般就会用“大陆”、“北京”、我们不会用“我国”之类的词语,我们会用大众化的概念,把以前不太重视的东西划成非常重要的卖点,我们现在就达到基本的目的,我们连续实现了四年的盈利,最主要就是发行。

  我推销一下《凤凰周刊》,大家在这个地方推销杂志,《凤凰周刊》纯粹是香港注册的杂志,这就代表了我们是商业杂志,我们不是党派的杂志,我们在价值观里面有这么几句话:不党,不派,不私等等创办的理念,我们的价值观还有这么一些东西,本刊有一句口号:我们是为全球华语读者提供独立意见,独立两个字就是我们的基本办刊宗旨,看到所有的主流媒体和一边倒的声音以后,本看就会提供一个另外的思路,另外根据我们的调查得出了另外一个声音,我们就是把这个作为本刊立刊和做事的基本原则,目前来看,这个原则基本上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我们杂志的包装上看到了跟主流期刊就是不同的,充分的体现了非主流期刊的特制,第一个封面全部用的是繁体字,繁体字当做本刊的卖点,目前来看基本上就是成功的,以前曾经向主流期刊学习,纯粹把所有的繁体字改成简化字,内地杂志做什么我们在推进去做,我们明确定位杂志,我们在香港注册,我们是超越党派,审视身边发生的新闻,当做历史来记录,当你俯视一下,站在高一点的时候,就会重新看待今天发生所有的事情,只是当做历史事件来叙述,我们当历史故事来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