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赵本山与铁岭官员关系降至最冷

 定制案例     |      2019-03-05 18:27

  《凤凰周刊》记者发现,操作开原“百强县”评比的所谓权威机构,依据北京市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只是一家普通公司,工商注册全称是“北京中郡县域经济咨询所”,而非对外宣称的“研究所”,注册时间是1998年,注册资本仅10万元。该机构2011年公布的“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等评比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引发公众的关注和质疑。

  赵本山这张“名片”给魏俊星乃至开原带来的回报也是相当可观的。公开数据显示,在魏俊星当政时期,开原经济出现“飞快发展”。魏俊星在2004年9月24日开的一次会议称:预计到9月末,GDP实现30.48亿元,同比增长38.5%,地方财政收入完成15509万元,同比增长39.8%。这次会议上,魏俊星还将举办“赵本山”杯二人转大赛、隆重举行电视剧《马大帅》第二部的开机仪式作为政绩通报。

  赵本山出生在莲花村,他的二叔赵德明,是一个瞎子,但精通二胡、三弦等乐器,赵本山从小跟二叔学习会了日后赖以为生的二胡、笛子、三弦,二叔算是他最初的启蒙老师。

  赵本山家的祖坟,在村子背后300米处一片幽静的树林。据村民回忆,赵本山每次回家上坟一般都会有浩大的车队。“少的时候几个车,多的时候七八十个车,陪同的人部分是弟子,部分是当地干部”。

  对于自己的母校,1999年6月赵本山在铁岭举行同学联谊会时说,“找我的人比较多,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客气……过去的篮球架是怎么样,背上书包哪座山该怎么走,我闭上眼睛都知道”。

  据《华西都市报》2009年12月7日报道,在《乡村爱情3》关机仪式现场,魏俊星高调地说:“感激亲爱的本山,多年来全力支持铁岭和开原的发展。铁岭会在生活上、艺术上成为赵本山最坚强的后盾。”

  作为赵本山老家的“封疆大吏”,魏俊星在赵本山的面前,几乎没有架子。1955年出生的魏俊星和1957年出生的赵本山在外界看来,也确实“兄弟情深”。

  凤凰周刊3月26日报道赵本山显然身处低谷,但尚无迹象显示其个人命运走向一定凶险。在其家乡铁岭,“发迹时官员与明星(商人)互相捧场,落难时迅速切割、剥离”的故事,却展现了某些地区耐人寻味的官、商生态。

  2005年1月,魏俊星提出“为进入全国百强县而奋斗”。2007年开原官方宣称GDP实现110亿元,增长46.7%,比2006年净增35亿元,是2000年的5.8倍,在辽宁省44个县中的位次,从2003年的32位升为第9位。2010年8月,开原市官方宣布进入全国百强县行列,排名第85位。魏俊星在一次会议上自豪地说:“我们创造了开原发展史上新的奇迹,这是开原前所未有的荣耀和辉煌。”不过,公开资料显示,开原2001年财政一般预算收入按可比口径只有5399万元,人均财力只有252元,相对全省县市平均水平还少了79元,处于全省贫困县市边缘。魏俊星当政用了九年多时间,如何实现由全省贫困县到全国百强县的历史性跨越的?

  莲花村的农民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赵本山每年要回家上坟一次,顺便会给村里十来个7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发钱5000元。这对于人均年收入不到3000元的小山村,无疑是一份厚礼。即便是邻村闻讯前来观望的村民,也会发三两百元不等,上坟祭供后的水果、香烟,村民可以随便带走。

  事实上,早在2002年12月开原市委第5次党代会上,魏俊星就公开强调:“要弘扬本山文化,建设文化场馆”;次年的另外一次会议上,魏俊星再次提到:打好“城乡共建”和“赵本山”两张牌,提高开原的知名度。

  曾经陪同赵本山上坟的官员中,魏俊星就是其中一位。一位村民透露,他亲眼看见魏有一次陪赵本山从车上下来,走到了坟边,看赵本山给祖先下跪、敬完酒才同路返回。

  赵本山从小不太干农活,但颇具艺术天赋,从莲花中学初中辍学去了公社文艺队,后来到西丰县艺术团当临时工,继而从西丰到铁岭民间艺术团,最后走进中央电视台参加春节联欢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