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中国有些科研项目为花不完钱发愁

 定制案例     |      2018-03-18 09:36

  吕宁思:凤凰周刊最近的卷首语题目是《如何实现科技界的善治良序》,文章写道,2015年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在科技界引起很大反响。

  文章说,要实现科技的善治良序,摆正权力与科技的位置至关重要。科学不是权力的仆人,权力的运用要谨慎,要遵循科学规律。这需要我们把科技看作人类共用的公共利益,科技的目标不仅是发现真理,还应回应大多数人的需求。政府只有把科技决策、科技专案评价的权力还给实现自治的科学团体,科技决策才可能在公共利益和科学理想之间找到一条平等均衡之路,让科技真正实现在科学理想、政府权力、公共利益及科技工作者个人利益四者之间的高度契合,这才是科技体制改革的真正核心。

  众所周知,虽然中国的科研人员与论文的数量已居世界第一,科研经费投入已逾万亿元,号称世界第二大科技投入国,但并没有创造出同等比例的世界级原创科研项目,也未催生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科学家。大量科研专案还处在重复模仿阶段,投入产出比偏低。

  发生在科技界的这些乱象,都表明在中央与地方之间、政府各部门之间,对科技项目资金的划拨使用,仍处于相互隔绝、各自为政的状态,国家对科技专案的投资分配缺少整体规划,造成国家整体层面上未能形成科技合力。而政府目前的改革,已着眼于放权,这是可喜的进步。

  譬如手机行业,他写道,中国手机人均保有量高居世界前列,生产的手机山寨机几乎覆盖全球,但手机的重要技术含量核心部分几乎全部靠拷贝或抄袭。

  在现代社会,科技体制总是处在科学理想、政府权力、公共利益和科技工作者个人利益这四者关系之中。就中国大陆科技界的现状而言,政府权力要有效控制与管理社会,需要先进的科学方法和技术手段给予保障。同时,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也需要政府动员国家力量调动各种资源,帮助投入与推广,科技政策的制定也需要政府权力的参与,从这个层面说,科技也离不开政府权力。

  文章写道,2013年,国家与地方对科研投入已逾一万亿元人民币,但科技投入的乱象仍然很多。有的项目握有海量经费,为钱花不完发愁;有的项目却等米下锅,为缺经费发愁。有的专案显属为钱而设不惜重复投入,但有些重大基础课题却无人问津。同时,贪腐浪费挪用套取科研经费也成常态。

  文章写道,与西方国家存在大量的私人科学基金会不同,中国政府全面介入对科技的管控,绝大部分科研经费由政府掌握。当下大陆科技界的现实是:政府权力太重,权力既可能推动激励科技进步,也可能阻碍限制科技发展。政府权力如何对待科技,至为重要。

  核心提示:2013年,国家与地方对科研投入已逾一万亿元,但科技投入的乱象仍然很多。有的项目握有海量经费,为钱花不完发愁;有的项目却等米下锅,为缺经费发愁。有的专案显属为钱而设不惜重复投入,但有些重大基

  中国大陆科技要获得真正发展,获得与大国相称的成就和地位,仅凭数量或资金的投入是不够的,需要设计合理配置资源和生产要素的科技机制与制度,需要政府决策层、科技机构管理层和专家学者及业界人士从哲学层面反思科技体制与权力的关系。

  核心提示:2013年,国家与地方对科研投入已逾一万亿元,但科技投入的乱象仍然很多。有的项目握有海量经费,为钱花不完发愁;有的项目却等米下锅,为缺经费发愁。有的专案显属为钱而设不惜重复投入,但有些重大基础课题却无人问津。同时,贪腐浪费挪用套取科研经费也成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