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场腐败伤害不亚于文革浩劫

 定制案例     |      2018-03-21 21:36

  二,是落马高官不仅鲜有重刑,而且他们在位的时候,定下的许多事情还再继续,提拔的人还在重用,势力山头也还存在,遍布海内外的够家人花销几辈子的财产也没有尽数追回,妻儿子女依然住在部长楼、将军楼,享受着原待遇并且获得利益相关者的关照。犯罪成本如此之小,与对民营企业家动则杀头,静夺其财产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么现在官场腐败对于中共执政根基所造成的伤害,在涣散党心、损毁民心方面不亚于文革的浩劫,已经威胁到执政党的生死存亡,再不及时根治或许就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因此文章认为中共有必要向等领导,当年面对文革后的困局那样,下大决心以大魄力修正和弥补现在的制度漏洞和缺陷,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现在官场腐败对于中共执政根基所造成的伤害,在涣散党心、损毁民心方面不亚于文革的浩劫,已经威胁到执政党的生死存亡,再不及时根治或许就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

  三,是没有对贪官制造的冤假错案及时平反。比如从大连市辽宁省到商务部重庆,一路破格提拔他的马仔的同时,也牺牲了和打压了大量坚持党性原则的好干部,这些人到现在也没能官复原职,到头来还是成了组织原则的牺牲品。

  《凤凰周刊》的卷首语说这堆账是拖不起、赖不掉的,至于怎么算?向谁算?要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由此可见,反腐必须有真正实抓到底的办法,否则党心不正,民心不服。面临当前这种腐败积重难返的现状,有必要借鉴中共在历史上清理复杂棘手局面的成功经验,比如当年以、陈云为首的老一代领导人,针对文革造成的国事谜案、千疮百孔,而提出的拨乱反正,不仅抓捕,而且还清理了提拔重用依靠的三种人,从组织机制上解决了文革卷土重来的可能性,保证了文革后改革开放的顺利启动。

  在这些山头独立王国内,左膀右臂动则以所谓防动荡、稳大局为借口,推诿庇护,对中央权力构成事实上的挑战。从王守业、到刘志军、李春城、刘铁男,再到此次的季建业,很多贪官都是一路违法乱纪,一路提拔是屡告不倒的。文章说,这些人的靠山不挖出来等于是毁蚁群而不灭蚁后,杀再多的蚂蚁,新的蚁群很快又会建立起来。必须指出这个靠山不仅仅指的是位高权重的官员,也是指的极左路线的理论基础和思维模式,更指被损坏了的组织任免机制。正是这种不良机制织就了官场遍布亲戚、同学、老乡、战友等拉帮结派、朋党比周的关系大网,从而形成腐败的肌瘤。这个机制不修复,执政党的健康体系就不会得到修复,那么执政的长远性也得不到保障。

  吕宁思:《凤凰周刊》最新一期的卷首与题目是《反腐如何提振党心赢得民心》。文章写道南京市长季建业成为十八大后,落马的第十位副部长级以上的官员,这个消息一方面获得了民众称赞和肯定,另一方面又引起联想与议论,话题有三。一,是落马贪官在定罪、定性方面,多缺乏公开公正的审理,以至于最后贪腐金额往往会由举报者或者是媒体在案发之初,所报道的数亿而变成数百万,在量刑方面则是高举轻放。

  《凤凰周刊》的文章说,现在的腐败有几个非常显著的新特点,党内贪官山头林立,有些单位如中石油、原铁道部等已经形成事实上的独立王国,在、谷俊山等控制的势力范围内也复如此,的组织原则、明规则沦为废纸。山头主义的行帮潜规则大行其道,还有贪腐数字成几何级增长,党性和人性分裂,同事和上下级正常关系变成人生依附的帮派关系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