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米外《凤凰周刊》记者眼中的主持人习

 定制案例     |      2018-03-23 15:36

  在整个2小时的会议中,他主持得很流畅,话语清晰而坚定。为了不让会议枯燥,他在邀请各位领导人上台的串词上做了灵活处理,在一些现场反应热烈的领导人发言后(比如肯尼亚总统肯尼亚塔、巴西总统罗塞夫、法国总统奥朗德),他会适当地加上些许赞同和赞美,让会议自然过度,气氛和谐轻松。当有些领导人的一些话语点燃现场的气氛时,他也会放开微笑,一起鼓掌。

  坐得离主席台这么近,又是在各国上了年纪的领导人中间,我相对年轻的中国脸,想必很容易被台上认出来。更何况,我这个亚洲脸前面,还摆着阿尔巴尼亚的牌子,还一直在用手机给他拍照。

  听一个个国家领导人接连发言,有时是很严肃而无聊的。但是习主席一直主持得很认真,他时常拿起手中的稿件,等整个会场注意力不在他人身上时,回头询问身边的中国工作人员。虽然听不到具体谈话的内容,但可以推想都是会议流程的事宜。毕竟这样的一个全球100多位领导人聚集的重要会议,怎么也不能出错。(编者注:据新华网报道,包括约80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在内的近百个国家代表出席了“全球妇女峰会”。)

  回顾这个近距离直击的过程,我想要一定感谢在台上一开始就认出我、但默许我存在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以及就坐于两侧的阿富汗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和阿尔及利亚妇女代表,因为在这两个小时中,他们一直矜持而淡定地坐在我的身旁,“忍受”我相对较大动作的拍照。

  习主席和电视画面中,大家见到的没有什么不同,身材壮硕、脚步稳健,脸上有时带着微笑,有时又好像没有表情。

  我不想用“自信”这个武装着些许强硬又暗含着些许不自信的词来形容,我眼前的这位全球瞩目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盯着他看这么久,在这个场合和时间段里,他给我的总体印象反而是,平和而从容。

  此前多位美国的“中国通”们对他的共识是:面对现在的中国国内外各种复杂多变的形势,习在做的是世界上最难的一份工作。

  正陷入沉思,这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头的瞬间以为会是身着蓝色警服的保安要把我架走,结果确是一位急匆匆赶来的女士,她是阿尔巴尼亚的妇女代表。她告诉我,我占了她的位子,我赶忙准备起身,她却按下我说,“你可以在这坐到11点,那时候我会再回来。”

  回归到职业,提问是记者的天职。见到他本人自然要想办法向他提问,虽然这不是新闻发布会,没有环节留给记者提问,但我心里还是在琢磨着如何可能在会后,在他离开这个会场前的一小段路上,碰碰运气。

  习主席和电视画面中,大家见到的没有什么不同,身材壮硕、脚步稳健,脸上有时带着微笑,有时又好像没有表情。

  正好在11点钟,第一场会议结束,习主席总结发言后,起身离开,尽管我也马不停蹄地追了出去,但他还是在众多贴身保镖严严实实地包围下,匆匆离开了会场。

  感谢阿尔巴尼亚的妇女代表的未能及时到达,联合国总部第四会议室,在开场一片混乱地推搡中,我“侥幸”坐在了联合国“全球妇女峰会”的听众席第一排。这个位置,离大会主席台仅有1米多远,超近距离直击习主席主持27日上午的联合国“全球妇女峰会”全过程。

  其实坐在他身边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会议一开始就认出我了,在别的国家领导人发言时,他还笑着用手指了一下我这个方向,好像说“唉?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我只好尴尬地笑笑。

  整个会议我都在疯狂拍照,这也是潘基文很快发现我的原因之一。习主席好多次知道我在拍他,有一次我举起手机对着他时,他正好往我这边看,在按下快门之前,给了我一个浅浅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