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嗜赌变卖房产 “借”120万后携女儿亡命

 型材机箱     |      2018-10-17 16:02

  2011年,凌某又迷上了赌博捕鱼机。钱越欠越多,信用卡套现已无力承担,凌某甚至借起了高利贷。2013年7月,山穷水尽的凌某想到了买房子。“中介说,如果我有个几十万首付,再向银行贷款,买了房子有了固定资产后,再抵押或者是再去借款就容易多了。”凌某说。

  从今年8月起,同事们发现,凌某突然“失踪”无法联络,赶紧向单位汇报。11月25日,该行政机关向黄浦警方报案。接到报案后,黄浦分局立刻投入侦查。随着侦查工作的推进,侦察员发现凌某同时还有信用卡诈骗犯罪嫌疑,“她利用自己名下十多张信用卡进行非法套现。”

  办了信用卡后,凌某再利用pos机非法套现。“手头”活络的她又再次坐到了赌桌前,却不知自己已深陷泥潭。卡债越积越大,每月最低还款及利息已经将凌某压得喘不过气,她不得不卖房还债。2006年,凌某卖掉了2套房子,还掉了部分信用卡债务,而剩下的卖房款又被她输在了赌桌上。

  “我就想到婆家有个亲戚在台湾,想去看看能不能借点钱。”8月上旬,凌某第一次前往台湾,但看到亲戚家也并不富裕的环境后,她不好意思开口借钱。8月15日,她返回上海。但这一次台湾行,让她对台湾留下了”热情好客、工资高”的印象。“我就想着能不能去台湾打工,赚钱还债。”

  入不敷出的凌某想到了经常来店里推销信用卡的业务员。因为凌某公职人员的身份及过去良好的信用,信用卡很快批了下来。截至凌某外逃时,她一共办了15张信用卡,总计金额近95万元。其中,额度最大的一张为15万元。

  而此时,凌某已经带着刚满14周岁的女儿潜逃至台湾。“发现这一情况,我们立刻汇报市局港澳台办,启动了沪台两地刑事案件个案联络机制,促请台湾两岸科警方协助调查。”黄浦公安分局民警冯嘉宙是此案的承办民警。他告诉记者,按照台湾当地的司法程序,12月16日,台湾警方在高雄将凌某抓获。数天前,上海警方从台北松山机场将凌某遣返回沪。

  东方网12月31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有光鲜体面的工作、有丈夫女儿和和睦家庭的凌某深陷赌博不可自拔,先后卖掉2套房产,欠下了几十万高利贷及巨额银行信用卡债务后,凌某想到了向同事“借款”。从十多名同事处借款120余万元后,凌某带着刚满14周岁的女儿外逃台湾。数天前,上海警方从台湾将嫌疑人凌某带回。据悉,这是自2009年《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和司法协助协议》签订以来,上海公安机关首次从台湾抓获并将犯罪嫌疑人遣返回沪,也是“猎狐行动2014”专项行动以来全国公安机关首次从台湾抓获大陆经济犯罪嫌疑人。

  “我就想去台湾打工赚钱,那里工资高能回来还债。”、“我不知道超过期限算是非法滞留,我以为看病有依据就行了。”……在黄浦区看守所内,记者见到了嫌疑人凌某。从同事那里“借来”120余万元还了信用卡及各种债务后,所剩无几。“我十几张信用卡每张还个几千、一万的,大概就剩了七八万。”凌某说,自己一开始并没有想逃,但她的经济状况被单位知晓后,借款的同事们都催着她还钱。

  年近50的凌某在上海某行政机关工作,有着一份体面而稳定的工作。在同事眼中,她热情好客,工作认真,有着美满的婚姻和可爱的女儿。然而,凌某却染上了赌博陋习。2005年,凌某丈夫的朋友在小区里开了一家棋牌室,凌某丈夫闲来无事常去帮忙“看场子”。有时候,遇到“三缺一”,凌某就会去“顶班”。一来二去,打麻将的“念头”越来越重,凌某也越玩越大。

  随后,凌某就以此为借口,向单位同事、退休同事借款,“他们一听是买房,都很愿意帮忙,每个人少则5万、10万,有的退休老干部给了20万。”其中,一名同事更是将自己的银行贷款转借给凌某。“都是同事间无偿借的。”凌某先后从11名同时处借到了120余万元。突然失踪由此案发

  8月30日,凌某带着女儿,再次前往台湾。“和老公分居后,一直联系不上他,我就只好带着女儿一起去了。”为此,正读初三的女儿被迫中断了学业。“到了台湾才知道,人生地疏,工作也找不到,只有花钱的份,根本没有收入来源。”很快,2周的签证时间到期,凌某女儿又不慎摔伤了腿需要手术,她就非法滞留在了台湾,直到被警方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