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怒批“国贼”!特朗普为何定要与普京会面

 型材机箱     |      2018-11-21 21:49

  第二,在特朗普会见普京前3天,特朗普说德国是俄罗斯的“俘虏”,美国花了大价钱保护德国,而德国却在购买俄罗斯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而在被问到“谁是美国头号敌人”时,特朗普第一反应是欧盟,随后是中俄。

  现在大家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前面所说的新闻,大家就会明白欧洲为什么拒绝了特朗普“必须立刻将防务开达到其GDP的2%”的要求,并不是欧洲没有钱,而是欧洲想要把钱花费在“欧洲防务一体化”上,花费在建立自己的防务体系上。

  那么,现在的关键问题是:美国最大的敌人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特朗普口中所说的欧盟?美国真的会和俄罗斯关系变好?“特普会”会对中国不利?

  而从地缘政治上讲:现在欧洲两个最强大的敌人,美国和俄罗斯,已经不足以压制欧洲——美国和欧洲终究隔着一个大西洋,俄罗斯的熊爪已经被美国拔除,经济始终处于崩溃的边缘,短期内,只要欧洲不去惹俄罗斯,俄罗斯绝对不会傻到去“吞并”欧洲!

  很显然,这是美国资本和美国精英对围堵俄罗斯的进一步升级——也可以看出特朗普控制不了美国,控制不了美国军方。

  本月11日,特朗普要求北约的欧洲各国提高军费,特朗普称欧洲各国必须立刻将防务开达到其GDP的2%,别等到2025年,而欧盟则坚决不提高军费。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随着欧盟的逐渐强大,经济上逐渐摆脱了美国的控制,政治上也不在唯美国马首是瞻,已有“反心”!

  欧盟的轴心是德国和法国,而“欧洲一体化”的最大的推手就是德国,德国从来就没放弃过“统一的欧洲”的决心——德国希望建立一个欧罗巴合众国。

  如果我是特朗普,那么我肯定会缓和美国和中国、俄罗斯的关系,全力整死欧盟——欧盟绝对不能脱离美国的控制!

  来看今天的热门话题,“巴基斯坦将宣布重大决定,中国乐疯了,美国坐不住,看巴网民评价”,近日,巴基斯坦的一项重大决定引起了全世界的热议,美国彻底坐不住了,美专家指出,中巴之间若做出这一举措,中国军力将在2018年“全面开花”,进一步提升全球化作战能力。巴基斯坦到底宣布了什么重大决定呢?你可以点閲讀原文加入“军迷交流群”,军迷朋友咱群里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所谓的“马歇尔计划”也称欧洲复兴计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对欧洲国家的发展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美国资本和特朗普之间的相互制衡注定了特朗普在和俄罗斯的“合作”过程中一事无成,特朗普无法有效掌控美国让俄罗斯也不敢信任特朗普!

  2017年,德国社会主席舒尔茨在社会代表大会上提出,要在2025年前制定共同的欧洲宪法性文件,据此成立“欧罗巴合众国”。他说,这一宪法性文件将交由欧盟成员国批准,任何不批准的成员国将自动离开欧盟。

  可以说,美国资本代表的《纽约时报》,美国精英代表的希拉里对特朗普与普京的会面进行了全面的制衡,在这样的条件下:特朗普想要和普京有所“暧昧”也是不可能的。

  我们看看地图就知道了:格鲁吉亚控制着俄罗斯的南部天然屏障带——高加索山脉,一旦丢了格鲁吉亚,那么北约一旦进攻俄罗斯,那么就会“一马平川”,直插俄罗斯的首度莫斯科。即使不发生战争,俄罗斯对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控制力也会大幅度减弱!

  第二,俄罗斯和美国的关系不可能变好,因为如果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变好,那么美国资本利益和国家利益都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损害;

  简单的例子,比如你和你的邻居实力差不多,那么你的邻居就会整天的说你的坏话,而一旦你的实力远比你的邻居要强,那么你的邻居就会整天的讨好你、巴结你。

  美国和欧洲隔着一个大西洋,是亚欧大陆离美国最近的一个区域,所以美国必须要控制这个区域——美国和中国虽然隔着一个太平洋,但是却隔着半个地球(美国的黑夜正好是我们的白天)!

  另外,在特普会之前,北约还特别声明,明确将格鲁吉亚纳入北约;美国司法部还以干扰美国大选起诉了12名俄罗斯军人,而特朗普声称知道这件事。

  至于,特朗普和普京到底谈了什么我们都无法得知了,因为这次特朗普和普京的会晤没有第三个人在场——是秘密会谈!

  特朗普称,在当初大选的时候,奥巴马已经知道俄罗斯在干涉美国大选,不过奥巴马以为希拉里会赢得大选,所以没有把“通俄门”当回事,而当特朗普胜选后,却变成了大事,并且开始了针对特朗普的“政治迫害”。

  其实道理很简单:美国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实力大损,而在北约东扩的过程也将俄罗斯围困的仅剩“一口气”,这个时候,正是欧洲大展身手的最佳时期。

  第二,在美国国内有一股强大的反俄罗斯力量,它们极其的害怕特朗普和普京达成“友好协议”,所以连“国贼”这两个字都登上了《纽约时报》,而“消失”已久的希拉里竟然也现身警告特朗普不要“站错队”!

  简单的说,美国在二战后对西欧国家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从而掌握了欧洲的经济命脉,让欧洲国家从此之后不得不看美国“脸色”——即美国利用经济绑架了欧洲了政治。

  第三,中俄同盟的关系,不可能动摇,至少在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动摇,因为俄罗斯在中美俄三方中处于绝对的弱势,俄罗斯和中国结成同盟至少能够保证不亡国,相反,如果俄罗斯和美国联盟,那么一旦特朗普承受不住压力,那么俄罗斯就彻底完蛋了!

  第五,“消失”已久的希拉里在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普特会”举行前夕,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推特,内容是:“伟大的世界杯。但在特朗普总统会见普京时有一个问题:你知道你为哪只队伍效力吗?”

  第一,如果我是特朗普,我只能这样说,因为我不知道特朗普的真实想法,所以我只能换位思考,欧盟确实是美国最大的敌人;

  对于特朗普来说,或对于美国国家利益而言(不是美国资本利益),美国可以放弃西太,可以放弃继续围堵俄罗斯,但是绝对不能让欧洲独立,绝对不能让欧洲成为一极,因为一旦欧洲脱离美国的控制,那么美国就只能蜷缩在美洲大陆!

  布娄斥责说,美国的情报部门早已有大量充足的证据证明俄罗斯干涉了2016年的美国大选;可特朗普却在不断地淡化这些揭露俄罗斯“罪行”的证据和调查,不仅反过来说这些调查都是“欲加之罪”,还要和俄罗斯这个美国敌人见面、搞好关系,甚至还说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个好人…….简言之,特朗普是一个叛徒,而且很可能是个叛国者。

  不过通过我们的分析,我们也可以看出特朗普和普京是“你情我愿”,但是特朗普的“家长”不同意他们的“爱情”,最终他们会以悲剧而收场。

  目前控制美国的是美国十大财团,而这十大财团几乎都涉及了军火和金融,如果不继续和中国斗、不继续和俄罗斯斗,如果不继续搞乱亚欧大陆,那些资本集团如何卖军火?如果制造经济动荡,剪羊毛?

  而北约的全称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美国与西欧、北美主要发达国家为实现防卫协作而建立的一个国际军事集团组织,是西方的重要军事力量,是二战后西方阵营军事上实现战略同盟的标志,是马歇尔计划在军事领域的延伸和发展,使美国得以控制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欧盟的防务体系,是美国世界超级大国领导地位的标志。

  第三,“普特会”前数小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炮轰”前任奥巴马,称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不好,是因为奥巴马在任期间,美国的政策“有问题”。

  第四,就在特朗普即将与普京会面之际,美国知名媒体《纽约时报》却刊登了该报一名资深编辑布娄撰写的文章,痛斥特朗普是“国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