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聊经济行为经济学是个啥东东?

 型材机箱     |      2018-12-13 09:54

  禀赋效应从侧面证实了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卡尼曼和特沃斯基(1996年逝世,作为合作者,特沃斯基如果在世,无疑他将与搭档卡尼曼分享这一荣誉)的价值函数曲线元带来的沮丧程度要来得更强烈。根据价值函数曲线和禀赋效应实验大致可以得出,后者大约是前者的两倍。

  生活当中随处可见禀赋效应。比如说拆迁,拆迁居民往往会觉得政府提供的补偿太少,而与政府发生补偿价格上的争执。居民失去自己的房屋,会要求比购买同样的房屋愿意支付的价格更多的赔偿才会觉得满意(七步原先以为只有老人家才不愿意搬离故居~)。曾有一项调查表明,为种植行道树,当地居民平均愿意支付10.12美元,而如果要砍伐行道树,则要求的赔偿平均为56.6美元。

  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核心是“自由”、“在此条件下人类可以自我支配,凭借自由意志而行动,并为自身的行为负责”。传统经济学家认为:人们会做出合适的选择,这肯定比由他人代劳更好。然而,行为经济学家们提出了一个大逆不道的问题:“如果人们犯的是系统性错误,这会对政府政策有什么影响呢?”

  泰勒指出,人们容易将割肉后的股票实亏和套牢时的股票浮亏划入不同的心理账户中。感觉上,后者是账面亏损,前者才是实际亏损。其实二者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异。比如,一只股票亏了一半,股民反而更愿意坚守,因为相比于割肉的实亏,套牢的浮亏让人更好忍受一些。而理性的决策应该是:是否决定继续持有,跟亏损多少没有关系,跟它的内在价值才有关系。

  传统经济学认为,由理性经济人组成的市场可以自我调节,资本主义无法避免经济危机。但泰勒的论证是,至少从理论上讲,如果人们犯了错误,有人可以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七步在上一篇公众号提及的2015年杠杆牛市崩盘就充分验证了泰勒的这一观点。在2015年6月时,两市的融资盘总额超过2万亿,场外的杠杆更是难以统计。杠杆资金的特殊性使得彼时的市场危如累卵。股灾刚开始时,杠杆比例最高的资金最先遭遇平仓,它的仓皇出逃导致了市场的进一步下跌,从而触及到杠杆比例第二高的资金的平仓线。以此类推,市场的负反馈以及反身性形成了恐怖的雪崩,造成了前所未见的股灾。股灾不但卷走了大量中产阶级的财富,还给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危及国家的金融安全。这次灾难很大程度上是技术层面的失误造成的,不管从历史经验还是数学模型推算,都是极有可能能够避免的。可见,适度金融监管是必要的,过度排斥政府干预,盲目追求金融自由不可取。

  但在接下来的几次实验中,实验人员将代币换成了市价在代币兑换价格区间之内的马克杯、圆珠笔等实物商品,交易次数骤降。马克杯实验的交易次数为代币的20%,圆珠笔为41%。在多次实验中,买家通常只愿意支付卖家报价的一半,导致交易无法顺畅进行。实验结束时,仅有部分能够以较高金额兑换现金的实验对象手头拥有可兑换物。相比于价格清晰的代币,实验对象对实物商品产生了莫名的迷恋。经济学家们从这个实验中得出结论:人们通常不愿意放弃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这就是禀赋效应。

  理查德·泰勒进一步发现,虽然实验对象在面对收益时表现出风险厌恶的倾向,但多数人愿意拿着刚刚从庄家手里赢得的钱继续下注。所以去澳门旅游的朋友们都说,进赌场只带赌一把的钱,输了就走,赢了继续玩(直到输光为止)。

  泰勒在论文中列举了芝加哥警察局采用的一种新政策。停车罚单一般都被放在汽车的前挡玻璃上,用雨刷夹住。芝加哥警察局采用的是亮橘色的纸打印罚单,并贴在侧窗上,这样路过的司机能更清楚地看到它。泰勒认为,这种做法很聪明,因为这可能会增加人们头脑中认为自己会被开罚单的概率,几乎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起到了打击非法停车的效果。(七步窃以为,放在雨刮器那边不容易飞走、贴在侧窗事后会不会不容易撕干净?也可以两个政策并行,雨刮器和侧窗各放一份。)在自由家长主义的语境中,如何提升管理技巧,是政府亟待研究的要务。

  泰勒等经济学家们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实验对象是44名大学生。实验人员随机给22个实验对象一人一枚代币。实验结束后,实验对象可以凭借代币来兑换现金,不过每个实验对象限一枚、且能够兑换的金额从低到高不等。

  改革领域尤是如此,由于禀赋效应,人们要避免失去所拥有的东西,容易产生“安于现状情结”。害怕改变带来可能的损失。当社会制度变革时,那些可能利益受损的群体为了避免损失带来的痛苦,必定会不惜付出很大的代价来维持原有的制度。

  理查德·泰勒在1980年时提出了“禀赋效应”这个概念。他认为当个人一旦拥有某项物品,那么他对该物品价值的评价要比拥有它之前大大增加。

  现在改变上述选项:“如果20%的概率赢,可以获得5万美金,80%的概率输,输了给庄家1.25万美金”、“如果2%的概率赢,可以获得5万美金,98%的概率输,输了给庄家1020.41美金”、...“如果0.002%的概率赢,可以获得5万美金,99.998%的概率输,输了给庄家1美金”。虽然仍是个零和游戏,乐于参与的人却越来越多。这不就是彩票行业的模型吗?有意思吧。

  实验过程很简单,实验对象之间针对自己对代币的预期进行交换。能够以较高金额兑换现金、手中却没有代币的实验对象,可以向只能以较低金额兑换现金、手中有代币的实验对象购买代币。

  “A在实验结束后可以将代币兑换3.25美元,但A手头目前没有代币”、“B在实验结束后可以将代币兑换2.75美元,B手头目前有代币”。很明显,A可以以3美元的代价向B购买代币,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当前基础上各赚0.25美元。实验结果很理想,能够以较高金额兑换现金的实验对象通过交易基本都能够获得代币,交易次数约为代币数量的一半,大家各取所需(这就是科斯定理)。

  “损失厌恶”是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前景理论”的理论基石。前景理论认为,一是大多数人在面临获得时是风险规避的;二是大多数人在面临损失时是风险偏爱的;三是人们对损失比对获得更敏感。在卡尼曼和特沃斯基设计的实验中,实验对象在“一是有100%的概率得到100美元”和“二是有50%的概率得到200美元,有50%的概率一分不得”这两个数学期望相等的选项中更倾向于选择前者,在“一是有100%的概率损失100美元”和“二是有50%的概率损失200美元,有50%的概率一分钱不损失”中更倾向于选择后者。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论点。而这一反常的经济现象恰恰是传统经济学无法解释的。

  10月9日,2017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表彰其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贡献。跟风的七步立马买了一本泰勒的大作《“错误”的行为》,翻了几页就相见恨晚、爱不释手。读毕,七步觉得,行为经济学之于传统经济学,甚至犹如相对论之于经典物理学。行为经济学的核心观点是,传统经济学研究的“完全理性”的经济人不可能存在,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经济行为必然会受到各种“非理性”的影响。行为经济学将心理学的知识引入经济学,颠覆了传统经济学中的某些常识,不少观点让人耳目一新。本文的部分观点直接引用泰勒的大作及网络上的一些评论,鉴于七步影响力小,为更好的阅读体验,就省去引用环节啦。

  财经大咖李迅雷提到了《庄子》里面的一则寓言故事,叫朝三暮四,其实就是“心理账户”的典型案例:一群猴子的主人为了节省开支,对猴子提出“早上给三颗栗子、晚上给四颗栗子”的食品供给建议,猴子们都表示反对,改为“朝四暮三”后就皆大欢喜、一致通过了。这明显不能单纯地用早晚的折现率来解释。

  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我们不可能指望人们拥有足够多的专业知识,在任何必须做出选择的领域都能做出接近最佳水平的决策。行为经济学进一步指出,从上述的禀赋效应、前景理论、心理账户等理论可以推导出:传统经济学认为的理性决策在技术上是不可能实现的。成年人厌恶过多外部的干涉,即使由他自己决策会犯错,但每个人仍然很享受自己做决策的感觉。基于此,理查德·泰勒提出“自由家长主义”这一概念。他认为,政府应当主动作为,在不明显逼迫民众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帮助民众做出正确的决定。

  前景理论应用非常广泛。行为经济学家设计了一个赌局:投掷硬币,正面为赢,反面为输。如果赢了,可以获得5万美金,输了给庄家5万美金。从整体上来说,这个赌局输赢的可能性相同,就是说这个游戏的结果期望值为零,是绝对公平的赌局。然而,实验结果是大多数人不愿意参与这个赌局。

  由于20世纪的悲剧,社会精英们厌恶政府介入。泰勒说,他当时面临的最大批评声是,我们是未公开身份的社会主义者(如果不是者的话),并且试图用官僚制度取代市场。泰勒的总结是:很显然,政府在专家顾问的协助下,完全有可能帮助民众,“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很高兴看到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态开始与我们殊途同归,“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当然,泰勒也发出警告,必须认识到政府也是由普通人构成的,也会有偏见。七步用明治维新三杰西乡隆盛的“敬天爱人”作为结尾。敬畏宇宙、尊重规律,同时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我想,中国的成功必将延续。

  贯穿于理查德·泰勒研究始终的是“心理账户”理论。“心理账户”探究的是人们对待金钱的态度。同等数目的钱在传统经济学中是没有差异的,但在不同人的不同心理账户中,钱就产生了差异。人们在进行各个账户的心理运算时,普遍特点是并没有追求理性认知范畴中的“效用最大化”,而是追求情感层面上的“效用最大化”,最终导致一些非理性的消费行为产生。比如跟团旅游,是一次性付清团费还是先预付部分费用,再另付门票费?这两种付费方式的总费用其实一样,但后一种方式总让人感觉玩得不尽兴,因为时刻在掏钱,影响旅游体验。此外,人们会把不同途径获取的钱存入不同的心理账户。同样是10万元,辛苦赚取的钱在使用的时候往往会更加珍惜,而意外中彩得到的钱花起来可能会更加大方。

  泰勒还发现,如果假定实验对象已经亏损,由于“损失厌恶”,他不会愿意再赌下去。但如果给实验对象一个翻本机会,则多数人又变得愿意冒险。股民对此肯定感同身受。新股民受到行情的诱惑,往往在行情火爆时杀进股市。市场很快盛极而衰,股民惨被套牢。由于禀赋效应,人们通常不愿意割肉出局。其实面对套牢的局面,义无反顾地割肉出局把损失看成沉没成本远离股海才是理性的选择。最悲催的是,市场屡屡给股民回本的幻想,如沙海中的海市蜃楼,引诱股民屡屡补仓加仓,甚至融资杠杆举债,最终坠入无尽深渊。

  另外,股民用盈利资金再投资时,谨慎度往往会降低。股民在潜意识里认为这是赚来的钱,它的心理账户和工资收入等其他投资资金的心理账户不同。这就是上文提到的“庄家的钱”效应。

  保险行业也能从前景理论推导出来。为了规避0.1%概率损失10万美金的意外,人们愿意花超过100美元来购买保险,超出的部分就是保险行业的利润之源。

  禀赋效应、前景理论、心理账户等行为经济学理论动摇了传统经济学家试图以精确、严格的数学公式将经济学纳入自然科学的努力。因此,在20世纪50年代初,行为经济学诞生伊始就很不受欢迎,在经济学领域被视为异类,直到20世纪最后几年才逐渐受到重视。新世纪以来,多位行为经济学家陆续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行为经济学成为经济学的主流理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