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服蒙古人的是时代是俄罗斯、中亚、满清三方

 型材机箱     |      2019-01-18 17:26

  二、原本蒙古是位于东亚、西亚、北亚的中间,强大时可以方便扩张。没落时就是四战之地。东斯拉夫人兴起,西亚波斯人复兴,中亚各族造反,让蒙古人在东欧、西亚、中亚都失去了影响力。整个蒙古族少了回旋的空间。

  对于顺服的内蒙、西藏、新疆、云贵边区,基本是统而不治,但华北、江南、华南···等地则负责输血供养满清帝国。满族有藏族、穆斯林盟友,然后有汉人的财物粮食·····蒙古准格尔到最后只能借重俄罗斯。

  (有人提刘阿姨,但本文是我几年前看天涯地缘神贴,查了些资料攒出来的想法,和阿姨想法还有差距。补充刘仲敬的观点——如果把大草原看作古代的大海,中亚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交通通道,但航海时代崛起,中亚草原失去了通道功能,蒙古各部失去了商路的收入,也失去了流入资金,衰落在所难免。俄罗斯携欧洲的制度技术优势,满清有从汉人区掠夺来的资源,蒙古各部焉能不败。刘仲敬的视野格局比我高明啊。)

  蒙古人混着混着,和明朝、中亚各国、自己部族间···打打杀杀就到了十六世纪下半叶。形势又变,随着斯拉夫俄罗斯的兴起,借哥萨克之手,通过半耕半牧的方式,慢慢的消灭了许多游牧民族,尤其消灭了许多蒙古裔的汗国。越过西伯利亚一路挺进,终于到了蒙古高原。斯拉夫人的持续推进,导致蒙古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逼仄。而西亚波斯萨菲王朝的兴盛、中亚各汗国人民造反,使得蒙古人日益孤立,活动范围被限定在蒙古高原。

  世事无情,一个东南西北都是自己强大敌人的国家,悲剧早已注定。兴衰只是让武侠小说和天朝电视剧添了些许佐料,东北亚地缘格局终究不会为此改变。经过康熙、雍正、乾隆三朝70来年攻伐,加上自己的内讧分裂,到了1759年(乾隆二十四年)平定“大小和卓之乱”后,准葛尔汗国彻底灭亡,骄傲的准葛尔蒙古人几乎被杀绝。可叹,如果他们不是这么倔强,一心追逐过去的荣光,早早臣服,也许还能留下更多的后人。( 准葛尔汗国最大敌人是就近的满清。为了抗清,汗国对俄多采取联合、忍让的态势。)

  游牧民族对于农耕民族的优势,有两方面—— 1、气候严酷,部族众多,竞争之下有军事优势。 2、可从中亚、欧洲输入更多的军事技术、组织技术。也可从东亚、印度等地输入技术及资源。

  游牧民族内部的攻伐实在混乱,各路大汗各领风骚几十年。我也没能搞清楚谁是谁,但这些无关紧要,看大势即可。图中的瓦剌是当年在土木堡胖揍大明的瓦剌后人,有“准噶尔、和硕特、杜尔伯特、土尔扈特”四部,鞑靼算是内蒙古,他们是还没有被绿化的蒙古人。而叶尔羌汗国是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化蒙古王朝。汗国的统治阶级为带有蒙古血统的维吾尔人,主要居民则是维吾尔人。汗国的政治体制既带有草原游牧民族的色彩,又吸收借鉴了南疆绿洲政治体系的长处。和当时许多穆斯林国家一样,叶尔羌汗国也是靠“欧亚商路”获得繁荣。(引自百度百科)

  四、蒙古人最后的荣光——准葛尔汉国借助新技术兴起。1636年,清立。满人同时掌握了北亚、东亚的地缘实力,又取得了部分蒙古人的认同,很快就要南下占领汉人的花花世界。而俄罗斯借着科技发展和哥萨克人,则又把势力范围推进了一步,美丽的贝尔加湖成了东斯拉夫人的领地。 但准葛尔蒙古却因祸得福,通过与俄罗斯交流,学到了新的技术,成了蒙古人里最强的一支。(开始经营农业、手工业、有金属制造工厂) 1680年葛尔丹汗攻灭叶尔羌国,引起清朝重视,1690~1697年间被康熙打的很惨,期间他的侄子造反,葛尔丹汗内外交困,败亡。继任的正是他的仇人,侄子“策妄阿拉布坦”。准葛尔再次兴盛,1717年奇袭拉萨攻灭和硕特汗国,喀尔喀蒙古迫于准格尔的扩张压力,更加向清朝靠拢。准葛尔北拒罗斯,东抗满清,一时志得意满。

  三、后金的兴起,进一步压缩了蒙古人的地缘空间。历史再一次重复,随着文明传播,荒蛮中崛起一股力量,北亚迅速崛起了一股“渔猎势力——1619年女真人的后裔自立国号为“大金”,后人称之为后金。与过去明朝被蒙古人骑在上面的被动地缘局面不同,后金基本与蒙古位于同样的纬度,没有地缘的劣势。(北亚森林多,水多,更不利于蒙古骑兵纵横)在与勃勃兴起的后金较量中,蒙古人失去了地缘的优势。经过十几年的征伐,到了1636年漠南各部承认皇太极为可汗,内蒙古属于满清的了,喀尔喀蒙古(可以算是外蒙)也完全依附满清。(1636年大金改国号为大清)

  工业革命前,地理、气候基本决定了一定地域的生产生活方式,蒙古高原此地降水不足,只适合游牧生活。年头不好聚众下南方抢农民粮食,而农民除了防守,很难反击飘忽的骑兵。就算是倾国之力的大反击也只能摧毁某个部族,不可能改变地理气候,也不能彻底灭绝游牧民族。 水草丰美,杀了一批,自然又会有一批迁移补充。而处于高原寒冷地区的牧民先天就对农民有战力的优势,一旦农耕民族没落,很容易就倒大霉。

  六、蒙古的荣光随着马蹄声渐渐远去,满清和俄罗斯开始了直接的对抗。也许直到这些土地的后人都明白,有了市场经济,最便宜的货品往往来自远方,他们的对抗才会最终消停。。。

  蒙古、中亚、俄罗斯、东欧、中欧·····在古代这些地方的游牧民族时而互相攻伐,时而聚团流窜,今天是匈奴,明天叫柔然,后天叫突厥,大后天叫蒙古·······名字换来换去,盘踞点也各不相同,但都不改其本质。这些游牧民族是可以在整个欧亚大陆流转。你可以一时击溃游牧民族中的一支,但永远防不住后来者的兴起。不仅是古代中国饱受游牧民族冲击,东欧、西欧、甚至整个环地中海文明都饱受游牧民族之苦。(以下图片是从百度贴吧盗取的)

  3、游牧民族攻击农耕民族是抢劫,有收获。农耕民族攻击游牧民族,是损耗资源,亏本买卖。 4、可以流窜。千万别小看这点。流窜就是可分可合,几千人的部落融合扩张为十几万的部族也不难。

  满清对蒙古人的压制应该放到世界文明发展的大历史中来观察,也应该放到更广阔的地缘格局中看待。(听起来格局很大,也噙满双方的血泪。可历史又是那么平淡,无数人的悲欢离合也就汇成这么几句话。 唉)

  降服蒙古人的是时代,是“俄罗斯、中亚、满清”三方合力的结果。“和亲”“宗教都是末节,无关大局,缅甸也信佛,照样把周边国家干的哇哇叫。

  但到了16世纪,满清崛起时,时代变了。 1、蒙古到了16世纪末已经位于俄罗斯、中亚、明、后金的中间,再长袖善舞也没什么机会 。地缘空间被新崛起的俄罗斯、满清同时压制。而之前只用是面对西面的中亚穆斯林和南面的汉人。(具体看我从贴吧盗来的图)蒙古人再也不能从自己的北面、东面补充人口,也不能在暂败时遁走。 2、游牧民族面对火器和资源更多的农业国家,军事优势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3、借助土豆、玉米···俄罗斯、满清的人口更多,耗得起。

  蒙古各部大多位于西亚、东亚、北亚的中间,军事优势牛叉的时候正好方便扩张,而没有了军事优势,很容易就成了四战之地。所谓地缘,也没有那么邪乎,福祸相依。没有了地缘优势和军事优势的蒙古,其衰亡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