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95页PDF风波续:释学诚官微关闭评论 园区

 机箱配件     |      2018-04-18 21:36

  此前,北京龙泉寺凭借“贤二”机器僧以及“高材生法师”受到外界关注。凤凰网财经致电学诚法师及两位举报人,电话无人接听。

  8月1日晚间,龙泉寺就有关方丈学诚法师网络传言作出严正声明,近日,原龙泉寺释贤启(俗名杜啟新)、释贤佳(俗名刘新佳),收集。伪造素材,歪曲事实并散布不实举报材料,构陷佛教大德,误导大众。

  声明指出,不实举报材料中,基于伪造的证据以及恶意构陷学诚法师的不法目的,已涉嫌构成犯罪。由此,对学诚法师本人和北京龙泉寺造成的名誉损害,龙泉寺将保留对相关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此事背景复杂、组织运作、用心险恶,北京龙泉寺将提请上级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组成调查组,对此事给予调查,以正视听。

  举报信称,这个账户是受释学诚控制的,实际是否用于海外道场,不得而知。即使用于海外道场,这样暗箱操作也是不符合僧团制度的。

  举报文件称,2005年4月11日,北京龙泉寺作为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重新开放,释学诚任住持,然后开始引导僧俗二众弟子夜以继日地为他搭建舞台。从这时开始直到现在,龙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筑(包括德尘居、居士楼、见行堂、北配楼、东配楼、新教学楼、新北楼、三慧堂等),全部属于违章建筑。

  8月1日,原北京龙泉寺的两位都监(释贤佳和释贤启)发布长篇“情况汇报”,指称北京龙泉寺主持、中国佛教学会会长释学诚长期精神控制、性侵女弟子,同时指责龙泉寺违章建设、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引发舆论哗然。

  举报文件还称,寺庙肆意挪用僧团资金。2016年,龙泉寺比丘贤某法师带领一批龙泉寺沙弥集体外出受戒,戒子所得儭钱、红包都按团体规定上交给团体财务人员收管。按僧团制度,应带回龙泉寺上交龙泉寺僧团财务,但戒期结束时,贤某法师指令新戒财务人员将这笔钱(大概20多万)直接存入一个私人账户。新戒财务人员回寺后对此事心里不安,咨询贤佳法师,贤佳法师对他进行质问,他说那账户是一位去极乐寺出家的女众供养给释学诚的存折账户,释学诚指示将戒子得到的那笔钱存入这个账户,以方便海外道场使用。

  当晚,龙泉寺官方发布声明,近日,原龙泉寺释贤启(俗名杜啟新)、释贤佳(俗名刘新佳),收集伪造素材,歪曲事实并散布不实举报材料,构陷佛教大德,误导大众。

  8月1日,原北京龙泉寺的两位都监发布长篇“重大情况汇报”,称北京龙泉寺主持、中国佛教学会会长释学诚长期精神控制、性侵女弟子,同时指责龙泉寺违章建设、巨额资金去向不明,一时引发舆论哗然。

  凤凰网财经就此致电北京市海淀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其表示目前由海淀区委宣传部回应此事。但多次拨打海淀区委宣传部电话,均无接通。

  公开资料显示,释学诚,俗名傅瑞林,1966年出生,福建莆田仙游人。1982于莆田广化寺定海长老座下剃度,并依止圆拙老法师修学。1991年于中国佛学院获硕士学位。2007年获授泰国朱拉隆功佛教大学教育学荣誉博士学位。2010年获孟加拉国阿底峡大师和平金奖。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副主席、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秘书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藏传佛教学衔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法音》主编、《福建佛教》主编等职务。

  举报信中指出,释贤佳,俗名刘新佳,2003年获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2004年于北京龙泉寺剃度出家,至2018年1月历任释学诚的侍者(秘书)、北京龙泉寺都监等,负责寺里戒律作法事务。 释贤启,俗名杜啟新。2000年获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2006年在北京龙泉寺剃度出家,至2018年1月,历任北京龙泉寺的执事、监院、都监等职。现任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普济寺住持。

  此外,北京龙泉寺存在违章建筑曾被执法部门通报,据北京市海淀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官网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北京市海淀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权利告知书(北京龙泉寺)”称,北京龙泉寺2008年至2016年间,在北京市龙泉寺路27号建设的5处房屋总建筑面积13721.61平方米,包括三慧堂及物资流通处、云水堂、库房、教学楼、图书馆,均未依法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2018年3月,龙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济寺财务组发现:2015年11月到2016年1月,有总计1000万元的汇款分四次由北京龙泉寺汇入永春普济寺,又马上被转出到个人账户,而此事,场所负责人(贤启)毫不知情,账本上也没有记录。

  其中“三慧堂及物资流通处”建于2015年,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8019.29平方米;“新斋堂”建于2016年,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1236.77平方米;“云水堂”建于2008年,砖混墙体,彩钢房顶,建筑面积208.8平方米;“库房”建于2014年,钢架彩钢结构,建筑面积513.31平方米;“教学楼及图书馆”建于2011年,砖混结构,建筑面积3743.44平方米。上述建筑均未依法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举报文件提到,整个龙泉寺系统正处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机之中。释学诚为了实现“宗教领袖”的个人目标,操纵弟子们为其“佛教帝国”而服劳,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受控的弟子们,不仅被迫牺牲宝贵的修行生涯,甚至还会违越戒律、道德、伦理,乃至法律的界线。

  据悉,龙泉寺位于北京海淀区凤凰岭景区,寺庙始建于辽代应历初年,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1995年,随着凤凰岭风景区的旅游开放,当地政府及相关信众开始逐渐恢复寺院原貌。凤凰网财经就此致电凤凰岭风景区官方电话,其表示今日接到上级临时通知闭园,具体开园时间未知,园区内的龙泉寺也暂不营运。对于闭园原因,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未知,此前也闭园过几次,近期雨水较多,担心泥石流等安全隐患。不过,凤凰网财经了解到,8月1日,凤凰岭还是正常营运。

  举报文件称,2015年4月,释学诚当选中佛协会长。7月,龙泉寺执行长法师某法师受释学诚之命,向信众紧急募集1200万元,称是龙泉寺三慧堂要塑佛像所需。 2015年11月资金到位后,某法师告知负责募款的信众代表甲、乙:三慧堂改用灯光投影佛像,不再塑像,该笔款项将转往极乐寺建设圆通殿。信众甲、乙在未征得捐赠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同意了某法师改变资金用途的要求,捐赠信众丙得知后多次提出疑议,某法师和信众代表甲、乙都不予回复。之后,所有捐款人并无补充签订捐赠协议或收到极乐寺的捐赠证书,对1200万元的资金去向,并不知情。

  凤凰网财经发现,早在去年12月,北京市海淀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官网在2017年12月发布消息称,北京龙泉寺2008年至2016年间,在北京市龙泉寺路27号建设的5处房屋总建筑面积13721.61平方米,包括三慧堂及物资流通处、云水堂、库房、教学楼、图书馆,均未依法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而据8月1日,学诚法师微博显示,8月1日清晨,北京龙泉寺在三慧堂广场还举行了升国旗仪式。

  据释学诚的官方微博显示,8月1日清晨,北京龙泉寺在三慧堂广场还举行了升国旗仪式。近期,在三慧堂也举办了多场公开活动。凤凰网财经致电龙泉寺官方电话,语音回复说为非工作时间。

  告知书称,上述行为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本行政机关拟对你单位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举报信指出,三慧堂从开始建设到完工,由于违章建设的问题,有关政府部门多次派人拆除建筑。龙泉寺多次集合寺院的常住女义工,阻挡政府部门执法。

  释学诚官方微博“学诚法师”当晚转载了这个声明。微博显示该条消息转发3万多条,评论2000多条,远远超过学诚法师其它微博评论和转发。凤凰网财经试图打开评论回复功能,发现评论已关,其它释学法师发布的微博也无法评论。

  释学诚官方微博“学诚法师”当晚转载了这个声明。微博显示该条消息转发3万多条,评论2000多条,远远超过学诚法师其它微博评论和转发。凤凰网财经试图打开评论回复功能,发现评论已关,其它释学法师发布的微博也无法评论。

  凤凰网财经就此致电凤凰岭风景区官方电话,其表示今日接到上级临时通知闭园,具体开园时间未知,园区内的龙泉寺也暂不营运。对于闭园原因,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情况未知,此前也闭园过几次,近期雨水较多,担心泥石流等安全隐患。不过,凤凰网财经了解到,8月1日,凤凰岭还是正常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