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迅:从没觉得自己傻过 但看完节目对评价挺满

 机箱配件     |      2018-09-08 19:45

  我们录完觉得不满意,导演组非常配合,不断调整,重新录制。我们作用很大的,不只是随随便便说说意见而已,很多期节目调整都是听我们的。

  王迅:(我们)觉得不太像《极限挑战》的,不太满意的。导演组就说“那好啊,我们重新来”。有时候我们录着录着觉得不太好玩儿,就得去调整,换成不同的方式。(重录)第一季就发生过的。第一季大家碰撞得多一些,现在渐渐就像两口子过日子,磨合得比较好了,但是再好,我们和导演组也都是相生相克的,他们想了很多招儿来整我们,我们就来破招。这可能就是《极限挑战》最好看的地方。

  “我从没觉得自己傻过,但看完节目,我对这评价,还挺满意的”王迅认输。他以为自己够黑了,对着镜头得意地笑,身边却是面无表情的“六脸冷漠”,急得他只能求大家“可不可以愤怒一点”!弹幕里,网友笑到爆。

  王迅:我一开始特别不适应弹幕,觉得很影响收看,但渐渐发现弹幕其实是在播出中自然发酵的一种特殊效果。有些网友的才华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评论真的很亮眼。

  王迅:会。我录第一季第二季时,专心致志,没有拍戏。第三季各方面安排比较满,所以边拍戏边录制,精力和体力上都有点跟不上。我们拍戏也经常熬大夜啊。我录佛山这一期时,连续3天没睡觉,特别痛苦。所有就有点小想法,想多睡1个小时。后来节目(里)我就完蛋了。

  王迅:逆袭的可能永远都有,但能不能逆袭还得看命。前几期里我尝试过,结果被孙红雷破坏了。如果不是他破坏,我就能逆袭!

  王迅:选择晚上录制是为了保持我们原汁原味的东西,为了和广大群众接触。没办法,这节目就是火,粉丝很热情,造成录制难度越来越大。

  王迅:太多了。曾经因为我们的提议,有一两期节目整个都没有播了,哈哈哈!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们觉得不满意,导演组非常配合,不断调整,重新录制。我们的作用很大的,不只是随随便便说说意见而已,很多期节目调整都是听我们的。

  王迅:其实没想过。真人秀不像演戏,设计好了就能贯彻下去。真人秀会被各种东西打乱,最后呈现的还是你的真实状态。节目里呈现的我,都是我自己不太了解的。我也没想到我会是这样。

  王迅:他没对我做什么,就是他的精力、体力他不累啊!我们拍戏熬夜,做节目熬夜,他第二天依然能够状态饱满地参加任何活动。我不行,我困了累了,脑子反应就慢。挺苦恼的。

  王迅:一天4万步?好像不止吧!我们有一次去丽江录制,连续录了3天,凌晨3点起床的,工作强度比较大,录完回去躺床上就睡,啥都不想啥都不吃。

  王迅:我平时练的技能,有的不能在综艺节目里展现。比如说维修家用电器啊、装修房子啊、修理汽车啊、修理手机啊我比较擅长搞点技术性的活儿,但录制时这方面挺少的。

  王迅:第1期节目还好,第2期不太满意。过去我是不偷懒的人,所以想改变自己、试试偷懒,但一偷懒就啥也没了。等我再去做项目,别人都做过了,剪辑时咔咔咔我就被剪掉了,遗憾。因为当时我边拍戏边录节目,有那么一点儿小心思想偷懒,结果黄花菜都凉了。加上来了个抢饭碗的沙溢,所以那期节目,我对自己不太满意。

  王迅:我们前一秒在录制当中还吵还争呢,录制一结束,马上该喝酒喝酒,该吃饭吃饭,啥都不存在,啥也不往心里去。

  王迅:接下来会有新的电影和网剧、节目拍摄,还挺满的。我不像其他几位,他们积累丰富,我积累比较少,我想把工作节奏放慢一点,用更多的时间充充电,让能力银行里的存款储蓄量大一些。因为节目一直录下来,我觉得没东西了,自己一下子空了。(我要)缓下来,好好地看看书,沉下一段时间,争取在节目里有一种哲人的感觉,哈哈哈!我佩服磊哥的博学多才,他在战术上很厉害,我希望我也能在战略上有大格局。

  王迅:我是很正规的,一条、两条、三条地把自己的意见都写出来。我们当中有两个人会用文字写出来,一个是磊哥,一个是我。我的文字表达能力比语言表达能力要强一些,嘴比较笨,写的时候思路和条理比较清晰,所以我经常噼里啪啦写一大堆。他们就说“你看,迅子又长篇大论了”。大家表达完意见后,我整理成文本发给导演组。我其实是文员和秘书的角色。

  王迅还透露,每期节目的弹幕“男人帮”都会“食用”,还会在播出后写下意见发给导演组。让人意外的是,曾经发生过因为大伙儿的提议,有一两期节目干脆不播、推倒重录。“我们的作用很大,很多期节目调整都是听我们的。我们有时录着录着觉得不好玩儿,就得去调整,换不同的方式。”

  王迅:我会看。看完之后我们6个人还讨论呢,哪儿好,哪儿不好,怎么调整,会跟导演组交流。这是能够保证我们节目一直有活力、不断变化的重点。我们在不断地适应和调整,所以节目永远有一种年轻的状态,不是按照一种模式做下去。

  王迅:没有罢工,我们很配合导演组,导演组也配合我们,把我们的意见当意见,而不是简单地应付。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

  王迅:我原来对自己的认识还挺清晰的,什么都中等,相貌平平,才华一般,能力尚可,成绩有一点点。但参加这个节目我才发现,好可怕啊幸亏多年前没有参加,不然我可能早就退出这个节目了。现在年龄大了,脸皮厚了,管它呢!对自己有了很多新的认识,尤其是智商这一块,我觉得自己怎么离人家这么远呢?情商也是,好奇怪

  王迅:我在拍戏方面做的功课挺多的。但(为)《极限挑战》做功课,我不知道从何下手。我看很多综艺节目,想学习学习,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你面对的对手和节目完全不一样!现在我就不做太多准备了,自然状态上,是啥样就啥样!

  王迅:最佳搭档谁都有可能。磊哥能帮我智商,渤哥能帮我情商,红雷哥能帮我毫不犹豫的闯劲儿,小猪能让我激情迸发,艺兴能让我有多种可能性。跟谁合作都行。

  王迅:来嘉宾对其他人来说很轻松,对我和艺兴来说挺不轻松。我俩不太怎么玩人家,我不会玩人家,说不定别人玩我。有时候来嘉宾,我还挺失宠的

  王迅:觉得活儿有点多。因为我能力不行,不像黄渤,黄渤是个很厉害的服务器,都不是什么8核、16核的,他是64核的处理器!再加上1个T的内存,他的硬盘就叫无穷!他的读取速度之快奇怪!他真的厉害,别说人家崇拜他,我都挺崇拜他的。我就是一个配置了很久的电脑,急需升级换代。

  第三季开播,观众们发现节目有了不少变化。比如,原本白天出没在街道上的“男人帮”,变成了昼伏夜出的夜行动物佛山站从凌晨两点开录,成都站小伙伴们在浓浓夜色中奔跑。网友不解:“都不让人睡个好觉,这是要累倒偶像的节奏?”对于这些疑问,王迅爆了不少幕后料,原来,因为“鸡条”太火了,白天出门的话,到哪儿都会引发人山人海的围观,为了保留前两季深入街头的亲民风格,节目组不得不在深夜才把老狐狸们放出洞。

  “录了3年,我头一次当坏人,一点成就感都没有!”8月20日播出的最新一期《极限挑战》中,一直苦等逆袭的“老实人”王迅,终于在主场成都第一次当上了“叛徒”。本以为可以玩玩黄渤、黄磊这几只老狐狸,万万没想到,还是玩不过千年道行的“极限三精”,最后连象征坏人身份的面具都被忽悠走,输掉了王迅成了节目史上暴露和收工速度双双最快的“内奸”。

  黄渤是个很厉害的服务器,都不是什么8核、16核的,他是64核的处理器!再加上1个T的内存,他的硬盘就叫无穷!他的读取速度之快奇怪!他真的厉害,别说人家崇拜他,我都挺崇拜他的。我就是一个配置了很久的电脑,急需升级换代。

  王迅:比如说,原来别人跟我说啥是啥,我一定就信了。现在有时也信,但会在心里稍稍打个问号。我们之间的信任永远都有,但在节目里,脑子会多绕个弯儿。我过去挺直(接)的,现在改变挺大。

  王迅:我觉得更紧张、更难了。因为人员发生了变化,我过去印象中的(张)艺兴不在了,(变得)还挺吓人的。原来我们“极限三傻”的人员结构挺稳定,可艺兴忽然冲上去了,比“极限三精”还精,我有点儿不太适应。过去的盟友关系,荡然无存,所以我要提高警惕。我现在经常和红雷哥喊着“极限三傻少一人”,哈哈哈!过去需要防他们三个人,现在还要防艺兴但是还好,小猪和黄渤往我们这边靠了一靠,(我们)人多力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