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读书对话知名时事评论家、《零容忍》作

 机箱配件     |      2018-10-06 06:48

  急速时时彩平台当时港英当局他们从几个方面着手,一个是其实从60年代后期他们已经开始做,比方说建公屋,多建公屋让下层的市民有地方住,安居立业是最重要的,人能够安居乐业他就不会闹事,还有就是广开教育,让更多的中国香港本地的人能够有进入大学的机会,也能够参加公务员的考试,同时开始研究如何从打击警方的腐败着手,开始整个公务员队伍廉政的建设,因为人民最痛恨的是执法队伍的贪污和腐败,特别是警方,所以英国人港英当时就考虑就决定做一个制度上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制度创新,为什么是一个制度创新,看全世界就从前英国人统治过的地方其实只有香港有廉政国府,其他地方没有,那么这个在香港来说而且英国本土也没有,没有专门针对首先是针对整个官场和公务员,然后是针对整个社会的专门的反贪的机构,而这个机构他不属于政府,他是独立的,他只从属于总督,他在经费、人员编制、办案的这些具体办案的方法上面它是独立的,所以它不受政府的监督,它不受政府的制约,这才能够保证它行动的独立性。

  何亮亮:零容忍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或者说也是一种社会的共识,人会普遍认为这种说法,这点我想在香港确实情况是如此,虽然香港零容忍不等于是,零容忍是一种态度,零容忍不等于说就没有贪污腐败,但是香港确实贪污腐败的情况不严重,比较少,这是因为一方面是因为有廉政公署,同时也因为廉政公署他其实是一个更大的我们说是一个大的政治环境和一个大的法制环境的产物,他不是香港早就有了,他不是英国殖民当局在占领了香港之后就建立起来的,他实际上是在香港成为亚洲四小龙的过程当中,香港经济起飞的当中各种因素造成的。我想很重要有这样几个原因,就是60年代香港已经开始了经济起飞,经济迅速的发展,但是原来的殖民地的统治结构他已经无法适应这个情况,同时社会上我们说一个是公务员,特别是执法机构。

  凤凰读书:谢谢何老师,何老师这次来做客我们凤凰网读书其实是一个作家的身份,因为您最近出了一本新书叫做《零容忍》,讲的是香港廉政公署40年的肃贪记录,其实说到香港,很多内地的人他其实不太愿意深入的去了解它(指香港)这个社会资深的运行机制,其实香港它(指香港)一个成熟的社会和政府是有很多值得我们内地去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我们今天其中廉政它(指香港)的一个非常清明的政治环境是特别值得我们内地去学习的,我们今天就请围绕着您这本新书来聊聊香港的反贪的情况。您看我这本书上它有句话说这是全球第一政治清明乐土的制度密码,那么您先跟我们说说香港怎么就是全球第一政治清明乐土呢?

  何亮亮:警察,特别是警方,香港的警方当时警方还是管消防队的,这些部门普遍的存在腐败的情况,他们说收茶水钱,这名字比较好听,不那么恶心,也比较好收费,你向警察报案警察要跟你就是一个潜规则,你得给他茶水费,最恶劣的是消防队你去报火警,他消防车开来了先收茶水费,他才去救火,那么这个就造成了老百姓的积怨,当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就是1971年的保钓运动,保钓运动实际上造成因为香港当时的大选,现在香港政府和工商界的一批差不多五六十岁的精英,当年都是保钓的积极分子,由于在美国的这些台湾留学生兴起的保钓运动,香港学生也呼应了,这个是一个什么意义呢,就是当时香港的青年人他们从运动开始感受到自己中国人的身份,对中国人身份的一个认同,这个又同社会上的抗议,这个抗议是包括殖民当局的一些不公正、不公平的做法,基层的民众对于警方腐败的不满,这一些可以说汇合成了一个70年代初的香港的一种群众的抗议运动,这个抗议运动迫使当时的港英当局要改善,要提高他们的管制能力。

  这样的一个机构建立起来以后办的第一个大案就是当时轰动社会的一个大案,媒体已经在报导了,就是总警司葛柏贪污巨款,他甚至可以说是当时的香港警方队伍里面最高级的官员,但是也是最大的贪污犯,抓了他就能够起一个杀一儆百这样的一个作用,同时英国人还有这样的一个用心,就是他警方的反贪先抓英国人,先抓犯老虎,这样他能够服众,否则因为大部分的警员都是中下层的警员,都是华人,华人看你要是不抓英国人你只抓华人,可以说你抓谁可能都有点多少有一些贪腐的行为,都收茶水费,那他可能不服从,所以他抓了葛柏可以说立马就是立竿见影,他就是一个振兴,一个是对其他那些高级的英国警务人员也是个警告,你看你们的上司都抓了,你们要给我小心,华人警务人员也就得到了一个很清晰的一个信号,所以这是一件做的很漂亮的一个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