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工匠】工行重庆市分行南坪支行员工李萍

 机箱配件     |      2018-10-20 02:48

  2003年,人民银行推广了《国家金库会计核算系统》的升级版2.0版,李萍参加了人民银行组织的那次培训,半个月的时间,从清晨到夜晚,封闭式训练,系统异常复杂,李萍压力也很大,因为除了技术人员的系统安装,后期的系统、参数维护完全要靠自己,不光自己要搞清楚弄明白,还要回来教授单位其他同事巨大的压力加之繁重的工作,终于有同事顶不住,辞职或转岗了。

  婷婷书卷气,铿锵护“国”安;窈窕知晓风,专注显匠心黄昏灯下,噼噼啪啪的算盘声响起,这一穿越千年的古文明连同一道清瘦的身影,浑然一体,隔绝了身后的浮躁世界,让人忘记了大堂外热闹的商圈这个人就是李萍,工行重庆市分行南坪支行员工,1981年进入工行,1993年开始从事国库工作。

  学了专业系统维护,会了计算机处理工作,可她现在还是不会用微信,每天看税票眼睛又肿又痛,“耍”手机是种太奢侈的念想了,一天工作下来,电视都不想看。多年下来,曾经炯炯有神的双眼视力1.5,渐渐熬成了老花眼。

  对于李萍,这已不仅仅是她的一份工作,外人看起来的“枯燥”和“寂寞”,于她而言,已经成为一种执着和信念,更是她的事业追求和自我价值所在,她乐在其中。对此,她的女儿说,“小时候还不能理解妈妈的这份认真劲,总责怪她陪我的时间太少,现在我才明白,能够坚定意志,做自己想做的、并把它做好,是一种幸福,以后我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在金融系统走下去。”

  夜又深了,她拿起最后一张税票,手里这把“金算盘”迅速归零,清脆声里,迎来“战斗结束”的曙光

  国库每天认真核对、审查预算收入凭证要素,金额,级次等,发现差错及时与商业银行或征收机关取得联系,避免串级次、串科目入库。

  每逢元旦,新旧之交,对李萍来说,都可能意味着税收科目的变化,各种决算的最终冲刺。自93年加入从事国库工作,李萍元旦节从来没有休息过,她说,都是在单位听着新年钟声跨年的,甚至,这24年她从未休过假,能“朝九晚五”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

  几十年来,她堵住的不合规的拔款,退库数亿元,纠正了经收处延解,积压税款的现象,保证了国库资金的及时入库、报解、分成及上划。她代理支库的核算质量一直在全市营业管理部国库工作评比中名列前茅。在国库岗位24年,经手的税票200多万笔,至今无一差错。五年来,获得人民银行年终评比考核一等奖,其他三年均列二等奖,受到重庆市营管部、支行领导及区财政、税务部门的称赞。

  【摘要】 婷婷书卷气,铿锵护“国”安;窈窕知晓风,专注显匠心黄昏灯下,噼噼啪啪的算盘声响起,这一穿越千年的古文明连同一道清瘦的身影,浑然一体,隔绝了身后的浮躁世界,让人忘记了大堂外热闹的商圈这个人就是李萍,工行重庆市分行南坪支行员工。

  每张税票都有至少8处信息需要核查,严格把关做好每一项工作、每天要重复几千次,每一份税票,李萍都要来来回回检查几遍,直至确认无误,其专注程度可想而知。时间久了,她也会怀疑数据是否已经核对准确,面对为这种追求精确结果而产生的“强迫症”,李萍并没过度担心和焦虑,反而觉得这是自我检验和督促,她相信自己的“眼力”,遇到别人问她,她会自信地回答,她的核对结果绝对没有差错。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正是年终决算的关键时刻,沙坪坝区支库的当值工作人员突然病倒,一时缺少核心人员,工作无法推动下去,将直接影响重庆市甚至中央财政。李萍临危受命,半夜两点多赶到,奋战到凌晨,终于解决了危机,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李萍在南坪、沙坪坝之间来回奔波,加班到深夜、顾不上吃饭是常有的事。

  36年金融生涯,24年国库人生,她从父辈手中接过梦想的接力棒,转眼已由青春少年成长为如今的砥柱中流。几十年如一日、无差错的坚守是为“匠心”;一路修炼自我、不断突破则成“匠魂”,纤瘦的躯干里爆发源源不断的向上能量,她还要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无数人表达他们的钦佩,李萍说,默默无闻最好。

  2013年国库改革之前,电子缴税系统还未全面投入使用,李萍和同事们还是纯手工操作,手里的算盘来来回回拨正多少次已经数不清了,重要的还是“一分钱”也要决算清楚。

  【摘要】 婷婷书卷气,铿锵护“国”安;窈窕知晓风,专注显匠心黄昏灯下,噼噼啪啪的算盘声响起,这一穿越千年的古文明连同一道清瘦的身影,浑然一体,隔绝了

  国库,国家财政资金的出纳,保管机构,负责办理预算收的收纳,划分,留解和预算支出的拨付业务,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个人和企业缴纳的每一笔税款都会缴入国库,各级财政,公务员、事业单位员工工资,企业和老百姓的退税等也与国库密不可分,因此,它对风险控制要求极其严格。

  前段时间,李萍在业务操作中发现一笔财政税票,新增建设用地有偿使用收入,应为中央和市级共享科目,单位填写时误将级次写为区级,她立即与区财政局及时进行联系,缴税单位及时进行整改,这才避免了省级及中央级财政的损失。

  父母曾经从事金融行业,如今李萍姊妹三人、各自的爱人也都在工行就职从小的耳濡目染,已经让李萍形成了严谨、细致的品格,让她能够坐得住、静下心,从而胜任这份工作。现在,就连自己的孩子也继承衣钵,在金融系统任职,还未成年的后辈也在攻克金融专业。

  李萍认为,税票的各种处理从纯手工转到计算机处理并未令她别扭,只是要学习的东西增多了,现在,算盘依然是她工作中少不了的帮手,她的不“别扭”,一坚持又是十几年。

  现在,李萍还是舍不下这把“算盘”,长年累月的摩挲,这位“老伙计”反而越来越有光泽。算下来,从踏入国库工作这一行开始,它已经跟了她24年,每天的“加减乘除”、“拨乱反正”像极了一曲曲清脆的赞歌。现在李萍谈起来还有一种大姑娘般的羞涩:年轻人都不用这种工具了,算盘早已变成了键盘。

  2016年12月份,在国库工作最忙的月份,李萍突发胃溃疡大出血,痛到已经无法正常走路,她佝偻着身子蹭着楼梯走到办公桌前,完成手头事项、做好工作交接,才答应被紧急送往医院。元旦前,还没等完全康复,就又返回岗位,完成剩下的工作。

  李萍所在的南岸区支库是重庆市比较大的国库之一,由前身的南岸区支库与经开区支库合并而来,税收高峰期每天税票能达到5000到10000笔,一到送票的时间,常常能看到工作人员拖着两大编织袋费劲地运上楼梯,税票、资料摞起来能有一人高,每到税收高峰期、年末,每天加班到12点,都还不算“太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