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独家揭秘:相声博士怒怼郭德纲幕后

 机箱配件     |      2018-02-02 15:36

  在李宏烨夫妻表演退场之后,另一对选手上台,其中一位自称是清华的博士,同时还说,说相声的博士里也有正常人,这话被认为在很尖锐的讽刺李宏烨。

  凤凰网问他需要不需要化妆,他说“不画了,难看就算了”。开始拍摄前,他看了看自己的白T恤,“这上面(英文)写的什么,可别是什么不能播的,”哈哈大笑。他看上去比电视里呈现的要柔软很多。

  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李宏烨说这是导演安排的剧情。本来的设计是:“我的老婆说,我们走着瞧,我来说后面那句今天是您把我们淘汰了,但是明天坐这来的可能就是我,这就是一个剧本。”

  在楼门不开的时候,李宏烨和学生们就会翻窗户爬进来,因为另外一个门还要绕很远。楼道的墙上贴了很多上海市教学名师,国家级教学名师的照片,李宏烨曾想,自己的照片什么时候才能贴在这儿啊。

  也有人质疑,直呼于谦的名字,也不带个“老师”的敬辞,李宏烨的解释是:“因为在郭德纲和于谦的相声里,老师是个贬义词,是很污的词,所以我觉得如果舞台上称他们老师,有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论。”

  “四分钟的相声,这次的节目里,笑13秒的包袱有几个?”李宏烨反问。他继续说,“还有一个小姑娘比较喜欢的包袱,就是说在我所有老婆当中你最漂亮,这是专门写给上海女学生的,然后说去你的,观众都笑的很嗨,比我们的粉丝笑的嗨多了,但也被剪掉了。”

  在《相声有新人》里,李宏烨夫妻,身穿写着奇怪相声笑点计算公式的情侣服,以理科生特有的严谨气质,给大家讲解相声的笑点是可以精确公式计算的,这让现场的人感到有点奇葩。而他一上来就对郭德纲说,你认识我吗?以及随后送上自己的三本相声理论著作,并说,你可能看不懂,更是让观者感到不可思议。

  李宏烨的妻子郑钰编的一本书里,引用了李宏烨的“非名言”:相声协会从不培养相声名家,我们培养的是相声专家

  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这能行吗?传统文艺都讲究师徒传代,很多技巧和活儿可意会不可言传。相声又不是馒头,你做个模具,一扣一个?

  在约定时间半小时后,李宏烨推开办公室的门,“不好意思啊,在赶一个稿子。本来我们后天要去北京的,有媒体直播间邀请我们去,后来说节目冲突去不了了,看来我们还不够那个,不然肯定先排我们,”1米89的大高个在办公室很显眼,他抓抓头发,“我没想到你们会来这么多人。”

  如今回看当年的演出,其中最让人惊叫的,其实集中于两个段子,比如“苟利国家生死以”以及等待一位戴着眼镜的交大老学长,都涉及到很有玩味的现实,类似当年周立波的一段相似演出,这样的梗,因为难得,就格外显得有勇气,更容易让人叫好。网络上的播放量达到1个亿,很多节目邀约。

  但节目里的挫败,并没有太多影响到李宏烨的日常,他身边的学生告诉凤凰网:“对于节目里的表现,我挺生气的,我觉得他不够保护自己,他就不怕别人骂吗?后来我才发现,他真的不在乎,这是我没想到的,他该干嘛干嘛,我不知道他有这么强。”

  李宏烨自称起初并无参加这类相声比赛的初衷,但节目组派了4组编导来联系他, “后来他们说服了我,因为他们说,这次比赛不光是相声比赛,它叫《相声有新人》,脱口秀、口技、二人转等,各种曲艺都有,大家想在同一个舞台上比拼一下,看谁的东西更加能好笑,这就不错。”李宏烨说。

  在节目最后,郭德纲说,李宏烨的公式相声,是否成功,最后还得看商演,李宏烨立即说,你投资我就做。郭德纲说,赔了怎么办?

  凤凰网文豪lee 发自上海李宏烨最近很火。自从8月11日的《相声有新人》播出后,他在节目里与郭德纲之间的对话,被认为是火药味很浓的一次“怒怼”。他和妻子这对上海交大的材料学博士

  他如今日常开了一个相声培训班,那天他跟郭德纲叫板时候,同一时间,他的学生们,正在交大校园里参加他安排的相声考试。

  “我认为我们需要高级的相声。”李宏烨说,三年前,有媒体来采访他,看他创作和演出,最后留给他一句话:“你们新语相声团队最大的优点,就是你们很尊重观众的智商。”他觉得这几乎可以作为座右铭。

  新语相声俱乐部,目前还是个小公司,加上他夫妻两,也就7、8个人。在一般眼里,这似乎算不上正经工作,能赚钱吗?很多人质疑。赚钱,在创业阶段,但还不够给员工正常发工资。

  事后有媒体认为,曾经的过誉的评价,可能加速了李宏烨的自嗨,就像《相声有新人》里有一位旁观的选手说,他们是把自己的当了真了。

  身为理科博士生的他,此刻越发感到,如果能有一套理论,让新人去掌握,他们应该能更快更好的写出原创好相声段子。

  人不多,灰栋栋的楼和阴雨天气相映成趣。6层一间不到30平的房间是新语相声的办公地,里面摆放了7张长桌,一块黑板和七七八八挂着堆着的演出服。

  李宏烨说郭德纲刚红那会儿,有不少创新,很新鲜,“其实只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改了一点点”,比起郭德纲,他更喜欢杨议,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杨少华的儿子,曾经夺得全国相声大赛冠军,看起来温和又藏着蔫坏劲儿的青年相声演员。

  但博士李宏烨开始了自己的相声研究。他就像一个车间主任,一门心思要打造一套属于相声的“车床模具”,这就是后来的公式相声的缘起。

  他又说,于谦的谦字,容易带上儿化音,这时候再加上“老师”二字,会显得很怪,“其实我觉得叫于谦还更亲切一点,但是仁者见仁吧,这种所谓的不礼貌,如果你觉得不得体,我道歉,真诚道歉。”

  “脑子都没有开动起来,你凭什么笑,传统相声就是不懂动脑子,嗑嗑瓜子聊聊天都能笑起来,那么我们这样动脑子的会怎么想,会觉得是小儿科的东西,不好笑,只有你的观众动起来脑子才能笑,我们现在如果去社会上商演,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很多人慕名而来,就是看我们的相声,来听,前三段相声根本就不好笑,他们都觉得笑料呢,怎么过去了,怎么又过去了,一个也跟不上,这时候他们才明白了脑子该清醒了,找出上班状态考试状态,然后手里的手机都放下,要不然别人笑自己跟不上,所以后面几段相声就开始爆笑了。”李宏烨说,他的相声,是说给高知人群听的。

  在他看来,郭德纲属于茶馆相声,而他是春晚相声,那这两者究竟如何区别?对此李宏烨说:“区别很大,至少春晚相声当时上海地区很多人听,讲时代的事,非常文明,而茶馆相声,上海地区能听的很少,南方就更别说了,所以我觉得春晚那个路是对的,我们要坚持下去。”

  他没有正面回到,只是说:“相声不是只在舞台上,相声可以在生活中,在各种各样公开场合,都可以有相声。比如说叫卖有叫卖相声,比如说会议有开幕相声,比如说我们在做教师培训,教师培训会有一些相声剧来展示教师的课堂遇到问题,引发教师的讨论,我们也做了很多次,做了5年了。”

  在《相声有新人》怒怼郭德纲之后,李宏烨回到上海交大的校园里,继续自己的创业,他和妻子郑钰二人,全部心思,又回到了“新语相声”,这四个字,不只是空泛的理念,而是夫妻二人切实操办的创业项目。

  “我要的不是我上一次春晚,而是希望我们的新语相声,未来二十年都能上春晚。”他说这话,让很多人觉得他太狂,而他在节目中送给郭德纲三本书的扉页上,同样体现了这份“狂”,他写的是:“看懂难,应用更难,咀嚼咀嚼。”

  姜昆曾给李宏烨的《相声的有限元》一书作序:“我们从事曲艺的人不该排斥科技,应该鼓励精通各种科技的专家共同参与相声,把他们的学识运用在现代相声的创作研究上,推动相声与艺术向前发展。”

  但最后他却选择郭德纲,因为学生宋启瑜坚持选择郭德纲,这个眼睛小、口齿不清的年轻人,坚持说一种介于脱口秀和单口相声之间的表演,此前连续三次参加综艺选秀,都在郭德纲导师手里铩羽而归,他这次不甘心,又选了郭德纲。

  一上台,他就问郭德纲,你认识我吗?这让很多网友觉得他太自大,甚至傲慢无礼。对此他说,“当时我伸了一个手指头,其实说句实话,我要真不尊敬也不会在那个时候不尊敬,对吧?”

  在这次节目之前,李宏烨还上过一个投资项目选秀节目,一开始也是备受质疑,甚至有投资人说,你这相声不好笑,还没主持人随口说的话搞笑,但节目最后,还是有一家公司,很意外的站出来,计划200万的投资意向。但“那个公司最后调整投资方向,压根没投我们。”李宏烨说。

  他觉得自己尤其不擅长参与诸如此类的比赛,这次在《相声有新人》再次印证魔咒,他说其实那段表演,并没有准备太长时间,大约演出前两天,仅一个小时就写出来。

  他段子也是挺多,几乎随时就来一段,“”我早上上厕所,以为最近太忙了胃出血了,我说坏了!后来一想,是昨天晚上吃了个红心火龙果。”

  大家都看不懂,那出书的目的是什么?李宏烨说,这些书,是他们新语相声俱乐部的指导理论,“以前每年30段相声,现在每年150段相声。”

  坐下来没聊多久,凤凰网就发现,他有一个习惯,边说话边下意识的用手指指点点。在《相声有新人》现场,他也因为说话时候指着郭德纲,被认为很无礼。

  李宏烨这些年也不定期邀请业内前辈观看他们的现场演出,得到的评价大体相似的“残酷”:“没有功底、表演青涩” 。

  李宏烨的走红,其实很早,在校园里,他早就是名人,如今网上广泛流传的视频,是他们夫妻两在2016年的一次跨年表演,那个叫《石器时代》的演出,一炮而红,掀起上海本地一轮持续很长的媒体报道,热烈程度,几乎赶上曾经人们发现“海派清口”周立波的盛况。

  节目里,郭德纲最后点评:“咱们不是一行当。”明明说的是相声,却说不是同一行当,在很多人看来,批评的意味很重,但在李宏烨的理解:“这句话其实是在肯定我们之前说的话,但我们之前说的话都被剪了。我们的相声是春晚相声(类型)出来的,我们觉得这是相声,所以跟你说的那种茶馆型相声不一样。”

  2015年,他去参加一个全国性的高校原创项目大赛,去说了一段《锄禾日当午》,这是他认为比较差的一个作品,但就这10来分钟的节目,“观众一共笑了125次”,但最后只获得第四名。

  李宏烨对凤凰网说,他就是要成心怼一下郭德纲,怼一下那些在他看来一个笑点都没有的“传统相声”。被淘汰的“边缘形式选手”节目录制结束后还有一个小聚餐,他们拍了一段小视频发给李宏烨,大家笑着齐声喊:“相声淘汰人,不敢想不发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在这个节目中,选手也是分拨的。

  回顾自己在节目里的“狂傲”表现,李宏烨对凤凰网说,上一个节目点评的时候,郭德纲说“台上无大小”,节目组的口号也是“敢想敢发声”,所以李宏烨在台上想表现出真实的想法。

  按照节目设置,所有的参赛选手,需要先选择“召唤师”,在张国立和郭德纲之间二选一,每个召唤师从选手中挑出10组人马,组建自己的战队。

  李宏烨的新语相声协会的排练场,在交大校园东中院的楼道,夏无空调,冬天透风,晚上8:30学生下课之后是他们的排练时间。

  但他身边的多位学生,也很坦率的对凤凰网说,对于《相声的有限元》等书,其实三年前就看过一遍,但还没有完全学懂。“文科思维其实并不强,但整个工作室的工作流程其实是很理科思维的,是把写相声当成一个工程来做,所以文科思维也只是作为一个方向性的指导。”

  “如果姜昆老师是坐在下面的评委,你们一定能晋级?”面对这个问题,李宏烨说:“不会。姜昆老师曾经在现场看过我们演出,他说都没听懂包袱其他人就都笑了,说明他并不是完全能跟的上我们的节奏,但是他就很支持我们。”这个细节,凤凰网尚未获得第三方的佐证。

  采访时候,他对凤凰网又说,自己的三本相声理论书,郭德纲“”不是可能看不懂,是肯定看不懂,这句话绝对不是冒犯,因为谁也看不懂。”

  对于普通网友而言,争论还远不止李宏烨和郭德纲言语间的冲突,甚至也包括他的长相,有人说他的眉毛,一看就像是个京剧武生,没有相声的感觉。

  “这是节目播出后,他第一次面对视频新闻媒体。这两天他太忙了,刚刚做完舂碗。”旁边的女生补充道。

  舂碗在春节附近表演,今年第四年,从去年开始又增加了暑期舂碗。“舂碗”这个名字,有5个人投票,3个人投出来的,是因为一个女生不分前后鼻音。

  在《相声有新人》的现场,就有其他参赛选手说李宏烨的包袱,“皮儿太厚”,意思就是需要想一想才能感到可笑,这可能会影响演出效果,但李宏烨恰恰觉得,这是自己的特点:“有的包袱很容易想透,有的包袱很难想透,所以越深的包袱越亮,越浅的包袱越暗。这个是在我的效果预期里面是第二公式。亮度减深度就是等于这个是相声的基本公式,基本原理。”

  而随后的表演,却又让现场陷入很奇怪的气氛,很多选手表示不屑,甚至嘲讽,而最后郭德纲点评时,李宏烨不服气的对话,更是显得火药味十足。

  李宏烨自称在2010年到北京,找到姜昆,送自己写的相声理论的书,据他说,姜昆当时鼓励他:“相声界就缺的是你这样的书生气。”

  李宏烨最近很火。自从8月11日的《相声有新人》播出后,他在节目里与郭德纲之间的对话,被认为是火药味很浓的一次“怒怼”。

  在李宏烨看来,姜昆的话,很客气,但也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理工科技术分析相声,不如放一个机器人在那说。

  他解释说,他曾是上海交大的相声协会的会长,2006年届满退出,当时协会招了很多新人,都在写相声,但遇到相似的瓶颈,“新相声写出来的不搞笑,老段子挺搞笑”,如此青黄不接的状态,“我觉得特别难过”。

  “到我们这来就赶紧笑,笑完就赶紧闭嘴,因为你只要一说话,可能下一句话包袱就错过了,我们曾经试过14句线个包袱,交大观众被我们培养成这样的一种模式。”李宏烨说,听他的相声,“观众都像上课一样聚精会神”。

  回看《相声有新人》的片段,起初有几个镜头,能看到李宏烨是为其他选手鼓掌的,他很放松,但直到他的学生宋启瑜,一个自称很有创新的单口相声表演者,被郭德纲否定,并带着调侃的评点,以及周围等待区的选手的评价,李宏烨的情绪明显开始紧了起来,不是紧张,是整个人有一种对抗感。宋启瑜之后,是来自德云社的演员谢金,镜头不断切到李宏烨,他一直不满的点评,而郭德纲却让谢金过了。

  李宏烨觉得自己有责任出来做一个校园相声的拯救者,期初他还会帮新人改段子,但越改越觉得不对,“我自己写段子得一天时间,我改他的段子可能要改四天,因为我得先弄明白他想讲什么,对吧,我不能光写我的东西,所以更难了。”

  上次舂碗是在节目录制第二天,在上海交大徐汇校区文治堂表演,容纳1100人,下层700人全部坐满。一般是在两个校区最大的礼堂表演,也去过外校外地演出。

  如果由自己的性子,李宏烨一定选张国立,他自称是张国立的铁粉,对他的影视作品如数家珍,甚至特别对凤凰网说,在《芳华》里,张国立客窜了一个刷海报的角色,几十秒的镜头,很多人没留意,他留意了,“雨中刷海报,一抬头,就一个动作,抓住了年代感。”

  “我一开始打的口号就是想拿冠军,真的是想。”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李宏烨提起《相声有新人》,依旧显得不满,他说要“爆料”,称当时节目组一开始跟所有参赛者说,“弄新节目”,但郭德纲现场似乎还是更看重传统的表演,这在他看来,是“不合理的”。

  李宏烨也显得无奈,言辞间甚至带着可爱劲儿:“我的眉毛是我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别管我了,我女儿也是一样,我爷爷、我太爷、我爸都是这样的,这个样子非常凶恶。我要是演坏人,霸凌别人,能演的很像,但是小时候我是经常被霸凌,我体育很差,人设并不是很一样。”

  但这样的评价,并未打断李宏烨的相声创业之路。他有自己的特点,有时生病发烧,脑子糊涂,有幻觉,或者睡觉做梦,都能创作,“我曾经成功的在梦里从头到尾写出来一首歌。”

  这次表演,李宏烨夫妻俩,特别穿了带公式的情侣装,他将一次相声表演的笑点,用公式来表达,这在很多人看来,有点匪夷所思。

  当年郭德纲也公开痛斥过相声圈子,更多是人际关系的复杂和黑幕,不是相声传统不好,而是后人没继承好,老段子说好了,也有新魅力,说学逗唱,尤其是唱,不会唱太平歌词的相声演员不是好演员。但在李宏烨这里,他更想改变的是相声的传统本身,“说学逗唱这四个基本功课,根本没有并列效应,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你说服装就这四样,扣子、帽子、皮带和西服,你是肯定不会觉得这个人说的有什么道理的。”

  “一个递进,最后说小孔成像的那个包袱,现场笑了13秒,我不是记得特别清楚了,但是我是一个对时间特别敏感的人,一个包袱笑了多久我基本上都能算的出来。”李宏烨说,“说完这个包袱之后,观众就开始鼓掌,开始笑,我几次强扯回来,我发现笑声并没有下降,所以我承认他们是真笑不是冷笑。”他说,如果按笑点算,在60组选手里,他也该能进前八。

  他至今觉得自己的演出是成功的,并非如后来播出的那样,“镜面反射什么的,这些不太有意思,其实我后面还有。现场的演出,被剪掉了三个比较大的包袱”。

  他和妻子这对上海交大的材料学博士,以自创的“公式相声”登台,虽然没能过关,却因为这“怒怼”,成为全场最受舆论关注的选手。

  有网友说,这是一个情绪铺垫,以至于最后,都感到李宏烨语无伦次,“什么不说相声,说点高级的,说中国相声云云,已经彻底乱了,看到最后,我竟然觉得有点可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