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权收费你有权走开

 机箱配件     |      2018-03-09 15:36

  那些运用正当性原则去批判此事的人,如果真的希望这个决定受到惩罚,就应该用脚,而不是嘴。如果去的人少了,景区收入少了,这是经济学在实现自己的正义。马克思说,不要以批判的武器来代替武器的批判。“我不去了”,就是“武器的批判”,而大喊“垄断”或者“伤害感情”,不过是件批判的武器,而且还是错的。

  凤凰古城城区也要收费的消息一出,评论四起。古城景区收费并不使人诧异,某个经济主体想获得更多利益而已。只是四起的评论中,有不少却逻辑漏洞频出,或是缺乏最基础的经济学常识,读之令人啼笑皆非。

  最常见的意见是:古城乃公物,而且是世界闻名的景点,岂能收费?这伤害了广大民众的感情。观此类意见,我只能哂笑:如果有人因为此事就要受到感情伤害,恐怕在整个中国迈入市场经济时代的过程中,他们会遍体鳞伤以至于踬踣难行的吧。

  但是,市场规则允许古城收费,并不代表此事就是合理的。事实上,这个决定有着极大的不合理性,只是,这种不合理性不体现在它是否正当,而体现在它是否可实施。

  我们做一个类比:如果某家公司通过各种手段不允许其他公司出售大米,使得只有自己能够出售大米,然后擅自提高大米价格,这就是垄断。构成垄断和不当利益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是以非市场手段形成对于某类商品的独占地位,二是操控价格。如果这个商品是生活必需品,那么垄断的确会形成天文数字的利润,比如石油,天然气或者大米等等。凤凰古城的确是控制了价格,但它只是中国上百个AAAA级别的风景区中之一,何曾在中国旅游市场上占据了哪怕是接近“独占”的地位?莫非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命令,旅游除了凤凰古城,其他一概不许去了?就算这样,难道这道命令又会有意义吗?更何况,旅游从来也非生活必需品,大哲康德一辈子未曾离开哥尼斯堡一步,这也并不妨碍他成为大哲。既然凤凰古城几乎根本不可能“独占”中国旅游市场,这“垄断”又从何谈起?

  原来,收费一事真正的不合理性在于,这完全是政策制定者由于对经济学常识的漠视或者无知做出了一个其结果注定要与他们愿望相悖的决定。那些要么诉诸“感情受到伤害”或者是“涉嫌垄断”的评论,也许只是在直觉上感到了这种不合理,其表达却丝毫不见得高明。既然此事的不合理之处在于其违背了经济学规律,那么自有经济学来惩罚他们;但是,即便它在经济学上是愚蠢的,在法理上却仍然可能是正当的(前提是涨价经过了合理法定程序)。

  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中,价格是用来体现,也是用来调整供需关系的。如果某物稀缺性上升,其价格自然会上升,无论此物为公产或私产。

  涨价的初衷是获得更多的收入,这一点既无可厚非,当局实也不必有所掩饰。但是将人头费提升就一定能提高景区的整体收入吗?这可就未必了,或者简直是适得其反。经济原理说,提升单价必然抑制需求总量,而需求变动幅度与价格变动幅度的比值被定义为弹性。如果期望提价后总收入提高,那么景区门票作为一种商品,其弹性必须小于1。但是经济学同时又告诉我们:越是生活必需品,其弹性越小于1,其奢侈性或可替代性越强,则其弹性越大于1。去凤凰古城旅游究竟是必需品还是奢侈品呢?没有任何科学理论证明,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没去过沈从文的小说所述之地便导致了人生的不完整,或者不去凤凰旅游会导致任何生理或心理创伤,那么常规看来,凤凰古镇旅游这个商品大概很难属于必需品,它距离必需品的距离很远,也就是说,大概其商品弹性大于1,而且,比1还大不少。(有人会说,那么为什么每次长假的时候,无数景区争相提价呢?我的回答是,长假期间,人流瞬间暴涨,景区在那一瞬间成了紧缺资源,自然弹性就提高了。)

  换句话说,当我们的官员费尽心思,制订了烦琐而复杂的个人识别程序,提升了单价,但最终,大概十有八九会导致总收入下降的。

  收费一事真正的不合理性在于,这完全是政策制定者由于对经济学常识的漠视或者无知做出了一个其结果注定要与他们愿望相悖的决定。那些要么诉诸“感情受到伤害”或者是“涉嫌垄断”的评论,也许只是在直觉上感到了这种不合理,其表达却丝毫不见得高明。

  更离奇的观点则是“收费涉嫌垄断”。其实,这个说法本身就是缺乏经济学常识的,任何单独收费或涨价行为都不构成垄断行为。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我认为凤凰古城收费涉嫌利用垄断行为谋取不当利益”。那么,究竟凤凰古城是不是这样呢?

  英国伦敦内城大街,或者新加坡的街道,难道不是公物吗?可是在某个时段私家车通行于此,照样要交拥堵费。闻名遐迩的鼓浪屿,一座完整的老城,难道不是公物吗?可是照样要交费。壮瑰如黄石公园或者科罗拉多大峡谷,难道不是公物吗?可是每辆私家车进去也得如数交费。不要说公园,就连我们从娘胎里便认定为绝不能收费的空气和阳光,当它们稀缺到一定程度时,也会有价格。著名的陈光标先生难道不是首创了收费空气这一美妙模式吗?那些想把皮肤晒成古铜色的青年们,难道不是为了晒虚拟阳光而在柜台上排出一块块大洋么?从理论上来说,哪怕当地旅游经营公司将古城门票提升到八万块一人,这仍然只是一个经济行为(当然,估计发改委不会审批这个价格),而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社会中的成员,居然会因为一个经济行为而在感情上受到伤害,这才是比古城收费离奇百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