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令予】

 卡式机箱     |      2018-06-15 15:36

  数据显示即使具有相同“综合”类评分的亚裔申请人的入学率也要低与白人学生。亚裔学生真的很可怜,遭受“个性”和“综合”类评级上的二斧头之后,还有更要命的第三斧头在前面等着,看你往何处跑?这一点真的让人匪夷所思,哈佛招生办在最后决定入选学生时并不完全依照自己设计的评分标准进行,哈佛对他自己的录取评分系统都不尊重。

  从图表1上可以看出哈佛亚裔新生的学业成绩远超其他族群,有没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更有意思的是,亚裔申请人的平均成绩(蓝色实线)竟然高于拉丁裔和非洲裔的录取学生的成绩。换言之,如果一个亚裔学生把他的肤色改成棕色或黑色,他很有可能一脚直接就跨入了哈佛大学的校门。还有人真干成了此事,我可不是在说段子。

  哈佛对OIR报告的隐瞒和不作为比歧视亚裔学生行为的本身还要令人不齿。这是最强有力的也可能是决定性的证据,证明其对亚裔申请人的种族歧视是故意的,过去如此现在仍然如此。

  哈佛的这个“综合”评分竟然与“个性”评级一样,完全是主观的。这个综合评分不是依据“学业”、“课外活动”和“个性”等评分通过公式或算法以统一的标准计算出来的,这种做法实在让人脑洞大开。

  图表三:图中竖向长度代表各族群新生的入学比例,自下至上的各种颜色分别代表:黑色为白人;绿为亚裔;灰为不明;紫为黑人;浅灰为国际;红为拉丁裔;粉为原住民。横向表示使用不同录取模式后族群学生的占比,自左至右分别为:“学业”、+“体育和特招”、+“课外活动和个性”、+“人口统计学”、实际分配比例。

  在“学业”、“课外活动”、“竞技运动”、“个性”等分类评分相同时,亚裔申请人的“综合”评分要低于白人申请者。当亚裔学生的“综合”得分与白人申请人得分相等时,白人申请人的“学业”评分要低一级。更为戏剧性的是,当“学业”评分相同时,非洲裔学生的“综合”得分平均要高于亚裔学生2分。例如,在“学业”第四等级中,非洲裔学生获得比亚裔学生高出2分的比例高达17倍,在第六等级中高达13倍,在最高等级中高达3倍。

  在原告方SFFA多年逼迫下,哈佛大学被迫交出了自2009年起连续六年招生周期中超过16万名申请人的档案。哈佛招生办对每个申请学生按照“学业”、“课外活动”、“竞技运动”、“个性”和“综合”这五类进行评级,每类分六等。对哈佛招生数据进行详细分析后,起诉方的专家组成员杜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Peter Arcidiacono撰写了一分长达168页的报告。报告认为哈佛本科招生录取系统至少在三个方面歧视打压亚裔美国学生。

  与“个性”评级相同,哈佛招生办在“综合”评级中故意打压亚裔学生。但在校友面谈中情况完全不同,亚裔美国申请人在校友面试中的“综合”评分与最具竞争力的白人申请人几乎相同,他们从高中的教师和升学顾问得到的评分也是如此。哈佛招生办压低亚裔申请学生“综合”类评分也没有任何客观数据支持。

  咬住哈佛不松口,把哈佛送上被审席的SFFA并不是一个亚裔人组成的利益集团,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们为什么要把亚裔推向风口浪尖?他们“项庄舞剑意向何方?”这些问题都远超出了本文讨论的范围,有机会当另成一文以飨读者。

  在OIR其第二份报告中,特地把“体育”及“特招”的新生排除后,集中比较了亚裔美国申请人与白人申请人在各项指标上的差异。OIR制作了图表4。该图表清晰地显示,除了在“个性”这项由哈佛招生办确定的主观指标以外(图中倒数第三横条),白人学生在其它诸如统考分数、学业和课外活动等许多指标上均大幅落后于亚裔申请人。

  图表四:竖向为各项比较指标,横向显示亚裔与白人学生的差异,零点处代表没有差异,正值代表亚裔优于白人学生,负值则代表白人优于亚裔学生,线段越长代表差异越大。

  OIR向Fitzsimmons一共提交了三份报告,这些报告都发现了对亚裔美国申请人的歧视。但是Fitzsimmons对这些调查报告的态度完全一个腔调:不理不睬,把这些报告一起扼杀在摇篮中。稍后哈佛大学停止了这项研究并对外封锁了这些图表数据。

  那么哈佛为什么还要捣弄出来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入学评级标准呢?原因不外乎有这样二点:有了这样一个评级标准,至少从表面数据看,压低“学业”优秀的亚裔学生录取率显得不至于太离谱;同时在同一族群中挑选申请人就有了比较可靠的依据。说到底,确保亚裔新生的比例不得突破红线,保持每届本科生的族群平衡,这是哈佛招生过程的最重要考量。但是这样的事做得又说不得,真是害苦了这帮招生办的精英们。

  报告的数据显示,亚裔申请人在学业成绩方面明显强于所有其他种族群体。亚裔在非学术类别中表现也很好,在“课外活动”得分也高于其他任何种族。报告指出:“整个亚裔美国申请人在许多客观条件方面比任何其他族裔群体都更强,包括SAT统考成绩,学业成绩和课外活动。”

  尽管哈佛大学不缺能言善辩、伶牙俐齿的讼棍,哈佛有着世界最强的法学院,但是美丽的辞藻毕竟敌不过冰冷的数据,估计哈佛要赢这场官司有点困难。哈佛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百年声名。”

  从图表2上可以看出亚裔美国学生的录取率低于其他各个族群。更令人费解的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亚裔学生的录取率竟然低于高收入家庭的非洲裔学生,与白人高收入家庭的学生录取率持平。或许在哈佛的价值观中,照顾某些族群利益远比照顾低收入群体要来得重要。

  然而,在对“个性”这个主观因素很强的评级中,哈佛大学招生办给亚裔学生的评分低于任何族群。招生办公室常常连亚裔申请人的面都没见,就给出了所有族群里最差的评分。对此,哈佛大学则表示,招生官员有可能并不面见申请人,但他们从申请人的申请陈述和推荐信等材料中也能判断其“个性”特质。

  OIR的调查结果令人震惊。OIR发现在连续十年期间的每一年中,亚裔美国申请人的录取率都低于白人申请人,尽管白人申请人仅在“个性”评级中的表现优于亚裔。实际上,OIR还发现在每一个“学业”评分等级上,白人申请者的入学率都高于他们的亚裔竞争者。

  如果说,哈佛大学招生系统对付亚裔美国申请人使用了三斧头,斧斧砍在要害。那么这次SFFA对哈佛歧视亚裔学生的揭露使用了两次打击战略,一次比一次狠。上面的分析曝光仅是首次打击,他们在报告的后面部分抛出了更致命的重磅炸弹,他们揭露哈佛内部曾经存在一份有关歧视亚裔学生的秘密调查报告。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令予】“公平入学学生会”SFFA(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是美国的一个私人团体,他们控告哈佛大学在本科新生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美国学生已经有三年之久了。今年6月初,SFFA向美国波士顿地方法院呈交了一份补充文件。该文件把哈佛多年来深藏不露的海量入学数据公之于众,一石激起千层浪,事情有些失控了。哈佛这次真的摊上事儿了。

  图表二:竖向为录取率,横向列出各族群,自左至右分别为:美洲原住民、白人、非洲裔、拉丁裔、亚裔和国际学生。每一族群又分为低收入和收入高于6万美元两组。

  即使在“个性”类评级中,亚裔学生通过校友面谈得到的分数也高于其他族群。他们从高中的教师和升学顾问那里也获得了很高的分数,这些分数几乎与白人申请者相同,并且都高于非洲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申请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亚裔学生在诸如“助人”、“乐观”、“合群”和“人品”等这些素质上比其他族群差。哈佛压低亚裔学生的“个性”评级完全没有客观数据支持。

  OIR制作的图表3显示,根据“学业”选拔,亚裔美国学生应占新生总数的43.4%,而实际只占18.7%; 即使在考虑到哈佛对运动员、教职工子女和校友亲属的照顾后,亚裔美国学生应占新生总数还可达到31.4%; 即使再考虑到申请人的“课外活动”和“个性”评级,它仍然可保有26.0%。 换句话说,即使接受“个性”类主观评级的打压后,亚裔美国新生的人数比例也应该高得多。只有在添加了“人口统计学”这一项因素后,哈佛大学本科新生的族群比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哈佛的新生入学过程对亚裔申请人有着系统性的歧视。

  图表一:竖向为SAT统考分数,横向为年份。实线是各族群申请人统考成绩平均值,虚线为录取成绩。蓝、绿、黄、红,从上到下分别代表亚裔、白人、拉丁裔和美国非洲裔族群。

  有关亚裔申请人在入学过程中遭受系统性歧视的报告生成后,哈佛内部的态度和反应更令人震惊。内部文件显示:“2013年2月,OIR与哈佛负责本科招生和财务资助的院级领导William Fitzsimmons及其他相关人员会面,讨论了第一份调查报告。Fitzsimmons静静地坐在那里,对刚刚听到的内容不置一词。他没有问任何问题,也没有要求作进一步的调查。他并没有与任何人讨论这份调查报告,既没有向他的直接主管“哈佛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汇报,也没有向他的下属“招生办”主任下达指令。”

  尽管亚裔申请人的“学业”评级分数最高,但从2000年到至今,亚裔新生录取率却一直低于总入选率,而且在各个评分等级中与所有其他族群相比亚裔学生的录取率都是最低的。

  2013年前,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美国申请人问题受到过媒体的关注,哈佛大学内部的一个权威研究部门OIR(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对亚裔申请人的待遇进行了调查。OIR调阅了大量招生入学数据,并与学校的招生办公室密切协商。OIR使用逻辑回归模型,制作了三份报告,报告的结论认为,哈佛的入学制度实际上是对亚裔美国申请人的歧视,除此之外不存在任何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