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一周军评:歼20和反舰弹道导弹未来如此

 卡式机箱     |      2018-12-02 00:33

  除了反舰弹道导弹的百花齐放外,CM-501系列的再次出现和枝繁叶茂的家族设计同样让人欣喜。CM-501系列通过系列化、家族化的发展思路,理论上可以对70公里以内各类地面点目标甚至机动目标进行精确打击,同时具备对战区内相当成熟的侦察能力。比起上个世纪美国的技术水平,拥有后发优势的中国军工更有希望完成这一款战区导弹武器系统的研制。

  本届航展中,由于种种原因,无论是俄罗斯的几支飞行表演队还是原定要来的沙特飞行表演队最终都没有来华参展,使得本届航展的飞行表演最终成了中国飞机的“独角戏”(毕竟巴基斯坦的“枭龙”也是中国飞机),也让航展的观众们获得了最为“纯净”的体验。

  在过去的几届航展中,虽然有不少外国飞机的表演,但这其中透露的,其实多数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态:关注“勇士”飞行表演队相当程度上是因为其使用的苏-27/苏-27UB系列战机在中国空军同样有装备;关注巴基斯坦“枭龙”战机的原因是因为该机是中国航空工业研制的;甚至2014年珠海航展上的苏-35会成为明星,也和中俄两国当时正在进行的采购苏-35战机有不少关系。

  作为一场航展,珠海航展每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飞行表演活动。与西方不少国家的航展里各种民机、特技机、历史老机的飞行表演不同,在中国这样一个航空文化尚不算发达的国度,珠海航展上引发国人关注的,从来就是军用飞机或者国产高性能飞机。这其中的理由自然不言而喻:作为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中国快速发展但并不完美的航空工业和空中力量既是国人的骄傲,也是舆论中中国能否在国际产业和科技竞争中占得先机的重要领域,还是中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重要守护者。

  在航天科工集团的演示视频中,CM401可以从水面舰艇上的倾斜导弹发射架(航展上也同步展出)上发射,其发射架体积也和052C上的鹰击-62差别不大。相应的,诸如改装鹰击-12的“深圳”舰,正在接受改装,准备换装鹰击-12的“杭州”舰等,理论上也完全有可能配备CM-401级别的反舰导弹。而CM-401标出的“临近空间弹道”、“全程高超音速机动飞行”、“末端俯冲天顶攻击”的攻击能力,则意味着当代普通的防空反导武器对于该弹几乎没有拦截能力,而将这种大威力与可部署性相结合,则意味着CM-401可以在各种以小击大、以弱战强的环境里得到运用。

  如果仔细考察的话,这些目前可能是中国军工体系所独有的产品在历史上也并非全无先例,且不说CM-501这样很明显的美国“网火”导弹系统的当代精神续作。反舰弹道导弹这个概念和其基本技术原理在当代也不算中国首创,但中国确是全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将这种“看似不可能”的技术“脑洞”做成了实用化的高精度反舰弹道导弹。

  中国已经通过本国的工业体系建设,建立了较为完整的工业技术体系,并且能够在大多数方面与西方国家不分伯仲,但如果想要实现对西方国家彻底的、华丽的技术超越,那么光有足够的制造甚至改进能力也远远不够。这时的关键在于高瞻远瞩,最先指出未来战争的可能图景,如此才能让新技术生根发芽。

  CM-401作为一种反舰武器,相对轻便和容易换装是其颇为重要的特点。作为中国第一款反舰弹道导弹的DF-21D虽然性能不俗,但其发射车体积巨大,且每辆发射车只能携带一枚,加上射程严重“超标”,根本不可能投入出口市场;而CM-401使用相对较小的SX4400重型卡车运载,每车可以携带两枚导弹(如果只携带一枚导弹的话底盘还能进一步轻型化),其舰用发射架的尺寸也没有比诸如C602或者CM302这一类导弹有显著的增加。这意味着该型导弹可以比较方便地配装在各类水面舰艇上,成为传统反舰飞航导弹的升级换代产品。

  本周的军事盛会,毫无疑问就是珠海航展了。在过去的一周里,笔者在珠海忙于组织观察者网的前方报道团队进行珠海航展的现场直播,虽然也顺便看了不少展会内容,但一直也没时间谈对于航展本身的看法。作为一场最初以航展为平台的大型展会,珠海航展成为中国空军、航空工业乃至军事工业的一个缩影,正在展示着不少令人欣喜的变化。

  当然,作为由非专业飞行表演人员驾驶的我军现役的作战飞机,歼-20的飞行表演固然远没有达到压榨战机所有飞行性能的地步,歼-20在航展上也没有像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那样做出普通战机完全无法完成的复杂动作,但歼-20战机在完成包括爬升顶点的殷麦曼等一些动作中表现出的敏捷性,已经让人足够信任该机在气动领域取得的成就。

  从这个角度上说,“借鉴想法”对于当代中国军工的技术进步极为重要,但对于当代的中国军队来说,随着中国军队武器装备水平不断提高,单纯借鉴外方设想就能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从根本上抓住创新机制的关键内容。

  事实也正如杨伟总师所言,装备国产矢量推力发动机系统的歼-20原型机已经出现,尽管从目前的情况看,这样一型战机正式列装部队的时间很可能还是会晚于只使用国产“太行”发动机的歼-20列装部队的时间,但对于中国军队来说,用这么一种交替升级的办法逐步缩小中美两国在顶尖战斗机动力领域的差距,的确是一种稳妥而科学的办法。

  本次航展中,除了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外,无论是歼-20、运-20,还是两支飞行表演队的歼-10和教-8,全部都由中国空军派出,参与地面展示的歼-10B、歼轰-7A、轰-6K、运-9、运-20等军用飞机,也全部隶属空军现役部队。在这个层面上,本次航展的飞行表演部分很像是一场中国空军的开放日活动,它固然展现了中国航空工业的先进技术和发展成果,但也同样展现了中国空军面对观众的开放与自信。

  本届珠海航展上,除了与战机有关的航空工业领域外,其他许多领域的产品也十分抢眼,尽管这些产品让珠海航展从某种程度上看起来更像防务展,但无论如何,这些产品的出现和发展,却意味着当代中国军工在产品研制上的独特思路。本届航展上,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集团展示了三款具备反舰功能的弹道式武器,分别是CM-401、BP12B和M20B,这其中,BP12B和M20B都属于比较典型的“兼职反舰弹道导弹”,是由普通的地对地弹道导弹BP12A和M20发展而来,而CM-401则已经超出了反舰弹道导弹的范畴,而被称之为弹道反舰导弹。

  正如印度使用单独操作杆控制矢量喷口的苏-30MKI使用矢量推力需要极高的技巧,否则很容易弄巧成拙一样,所谓将“矢量喷口”白菜化给歼-7、歼-8的说法也忽略了技术上的难度,相比之下,如同媒体所期望的那样,飞控先进且充分掌握的歼-20战机身上,反而是当前国产战机里最适合也最应该优先应用矢量喷口技术的产品。

  两者的区别也相对明显,前者的目标清单里还有大量的地面目标,反舰能力相对也比较有限,比如BP12B就只能攻击慢速移动的水面舰艇目标,且最小射程与一般弹道导弹一样要在50公里以上;而后者则属于专门设计的反舰武器,CM-401能够攻击最小15公里距离上的水面目标,在其说明中也没有所谓的“慢速”的特定要求。

  在进行通场时,可以发现歼-20编队故意降低了编队速度,使得现场观众即使借助手机或者普通相机都能取得清晰度不错的歼-20照片或者视频,与2016年珠海航展中歼-20在航展上空的惊鸿一瞥相比,这样的飞行表演虽然算不上全面公开,但也可以说是诚意满满。

  而按照我国出口武器的一般规律,CM-401导弹所具备的技术指标和性能显然是要落后于我军自用的类似型号,因为虽然CM-401的最高6马赫、平均4马赫的性能已经能够穿透大多数普通防空反导系统的拦截,但专门优化反弹道导弹性能的“标准”Block3系列和“宙斯盾”基线以上系统还是有相当拦截能力的,而我军自用的反舰导弹的射程、速度和适装性能则以有效突防全球最强的海基反导力量为目标。按照如此的思路下去,解放军在新一代大型水面舰艇上装备此类武器,自然也是水到渠成。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尽管这仅仅是一款矢量推力验证机,但与美国上世纪研制的诸如X-31、F/A-18 HARV之类以折流板简单粗暴改变喷流方向的早期验证机不同,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的喷口结构设计上相当精巧,虽然其结构相对复杂,但却能在改善机动性的同时,只承受较少的推力损失。这也意味着在进一步的完善设计和改善工艺,并且确认寿命等指标符合要求之后,类似的矢量推力喷口就可以在国产其他战机上加以应用,从而为提升这些战机机动性能提供可能。

  当然,歼-10B矢量推力验证机在此次航展中的表现也相当亮眼。作为一款才在公众面前以照片形式亮相仅几个月的飞机,这次不仅在珠海航展上进行了动态飞行表演,还采用其配备的矢量推力系统表演了多个超机动动作。

  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国空军装备的歼-20战机在航展上的连续反复亮相,成为了这种自信的最好佐证。在本届航展的专业日第一天,三架歼-20战机以同时进入,随后在飞行表演中逐架脱离现场的方式,向专业观众展示了歼-20战机的飞行性能。此后在航展公众日的第一天和第二天,三机编队也向参加航展的普通观众进行了同样的飞行表演,而且因为对航展现场空域的进一步熟悉,后两天的飞行表演不仅更加大胆,通场高度也比第一天更低。

  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善于利用这些早年看似“幻想”的作战设想在技术上的可行性,在具备技术后发优势的情况下,通过充足的资金投入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传统,对各类具备实际操作性的脑洞的重要技术难点进行重点突破,从而实现这类颠覆性技术和武器系统的研制和投入使用,进一步实现军事领域研究的良性循环。

  歼-20编队让人们感到安心之处还不止这些。在数次进入机场上空开展飞行表演之前,歼-20三机编队曾被拍到以低空状态在海面上进行突防演练,而且这批歼-20是在航展前不久就抵达佛山的空军某场站,考虑到佛山场站并无支持歼-20战机使用的全套支援装备,这种事实上类似美军“快速猛禽”的部署方式也需要歼-20使用部队派出支援力量进行远距离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