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专访马里维和战士:为了我们爱的人不

 卡式机箱     |      2018-02-27 03:36

  战士:马里人之间,各种思想、宗教的冲击碰撞很厉害。治安不好。当地人的教育程度普遍低,卫生医疗安全令人担忧。

  战士:当地人的情绪问题,最近增多。小偷也让人很头疼。饿疯了管你是啥。联合国军人都敢偷,你说是有多穷。而且当地连成熟的商业社会都没有。大部分人都是很原始的生存方式,以农业为主,种地卖粮食,或者是家庭作坊式的小手工业。以物换物挺多的。

  战士:有听说艾滋病很恐怖的,蚊子咬一口你就完了。地雷遍地都是。还有当地人看你不顺眼就会朝你开枪之类的——(笑)这些肯定是自己传的嘛,去过的老兵回来吹牛。好不容易去了,这么光荣又厉害的事情,肯定要吹一吹。

  战士:比以前是强多了。不敢说自己在部队表现有多好,尽职而已。其实到部队接触的事情多了,反而更佩服她的思想观念。挺想给她敬一个军礼,我觉着有了很多她那样的人, 让我们的工作更有意义。

  战士:很多并不严重的病,比如说虫患,疟疾,在马里的死亡率都很高。当地人认为这些是治不好的病,特别可怕,有点像我们看癌症一样。

  战士:大街上很多警察都拿着枪,到处都是持枪的警察就不会给人一种安全感。其实有法律限制,但是很多人能想办法弄到武器。法律形同虚设,政府没有执行能力。

  战士:其实啊,来之后发现比我们想的好。我们没来之前想象的都是子弹满天飞,炮弹满地跑。我们以为马里连基本公路都没有,但是到了以后发现,其实还是有的。马里有 一部分基础建设。我们有感觉,这里曾经是正规的国家,是有秩序的,说不定还是发展状况挺不错的国家,不过现在落魄了。也不能说是落魄,就是好好走着正道的国家,拐弯拐错了,就急转直下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战士:武装冲突我认为并不是很多,不是中东那种子弹满天飞的感觉。冲突有,但不是武装冲突。只能说拿着武器火拼,街头打架。

  战士:其实啊,来之后发现比我们想的好。我们没来之前想象的都是子弹满天飞,炮弹满地跑。我们以为马里连基本公路都没有,但是到了以后发现,其实还是有的。马里有 一部分基础建设。我们有感觉,这里曾经是正规的国家,是有秩序的,说不定还是发展状况挺不错的国家,不过现在落魄了。也不能说是落魄,就是好好走着正道的国家,拐弯拐错了,就急转直下了。

  战士:说实话,算过,经常算。不过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大家算着新兵要来了,再不赶紧回去秀一把,我们前浪要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

  战士:对,会保护好自己的,但是流血牺牲在所难免嘛。说起来,防弹衣其实也没啥用,一个土质的AK穿透力和杀伤力还是很客观的。站岗时会互相嘱咐一下,别睡着了,注意警戒。毕竟大家来的时候都知道会有牺牲的可能。

  观察者网:最近的维和战士牺牲事件,包括你们马里,还有南苏丹,都是在巡逻和站岗的时候发生的不幸事件。是不是巡逻站岗多少危险一些?你们去站岗的时候有没有心里特别复杂……

  战士:当地人的情绪问题,最近增多。小偷也让人很头疼。饿疯了管你是啥。联合国军人都敢偷,你说是有多穷。而且当地连成熟的商业社会都没有。大部分人都是很原始的生存方式,以农业为主,种地卖粮食,或者是家庭作坊式的小手工业。以物换物挺多的。

  观察者网:在巡逻站岗的时候,有没有希望过得到更好的防护?比如出去巡逻时有更安全的装甲车,站岗的时候有更好的防弹衣?

  解放军的训练强度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差,或者说更艰难,所以不存在训练不足这种无稽之谈。我是卫生员,训练强度算最轻,每日负重20公斤10公里越野跑步,擒拿格斗,专业知识学习,射击与战术配合,一样也不能少。更不要说其他专业的战友。

  战士:对,会保护好自己的,但是流血牺牲在所难免嘛。说起来,防弹衣其实也没啥用,一个土质的AK穿透力和杀伤力还是很客观的。站岗时会互相嘱咐一下,别睡着了,注意警戒。毕竟大家来的时候都知道会有牺牲的可能。

  解放军的训练强度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差,或者说更艰难,所以不存在训练不足这种无稽之谈。我是卫生员,训练强度算最轻,每日负重20公斤10公里越野跑步,擒拿格斗,专业知识学习,射击与战术配合,一样也不能少。更不要说其他专业的战友。

  观察者网:刚下飞机的时候,你们对马里这个地方有什么感觉?有没有一种最大的脑洞都抵不过现实的悲催。马里破败的简直超出你们的预计。

  战士:武装冲突我认为并不是很多,不是中东那种子弹满天飞的感觉。冲突有,但不是武装冲突。只能说拿着武器火拼,街头打架。

  观察者网:最近的维和战士牺牲事件,包括你们马里,还有南苏丹,都是在巡逻和站岗的时候发生的不幸事件。是不是巡逻站岗多少危险一些?你们去站岗的时候有没有心里特别复杂……

  战士:肯定都有自己的理由。有的人觉着当兵当了一辈子,没打过仗,感觉白当了。我自己的话,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大学的时候不好好读书,不知道珍惜时间,无所事事, 整天打游戏混日子,混到最后书读不下去,女朋友也分手了。当时感觉欠她很多,对不起家人,对不起自己。反正就是觉着自己没什么用吧,活着都是浪费国家粮食。后来进了部队,就比较拼,去维和是想着,万一牺牲了,就算是个英雄了。当年对我失望的女孩子可能会对我有改观,觉着我不是一个废物。

  战士:有啊。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些无良媒体抹黑我们中国维和部队,说什么“维和官兵造成当地多名妇女怀孕”,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战士:说实话,算过,经常算。不过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大家算着新兵要来了,再不赶紧回去秀一把,我们前浪要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

  战士:比以前是强多了。不敢说自己在部队表现有多好,尽职而已。其实到部队接触的事情多了,反而更佩服她的思想观念。挺想给她敬一个军礼,我觉着有了很多她那样的人, 让我们的工作更有意义。

  战士:希望大家知道我的战友都不容易。牺牲的战友不说啦,他们连最宝贵的生命都奉献了。活着的人也都不容易。比如说很多老班长的妻子孩子很久都没见过面,年轻一点的战友女朋友都分手了。

  战士:肯定都有自己的理由。有的人觉着当兵当了一辈子,没打过仗,感觉白当了。我自己的话,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大学的时候不好好读书,不知道珍惜时间,无所事事, 整天打游戏混日子,混到最后书读不下去,女朋友也分手了。当时感觉欠她很多,对不起家人,对不起自己。反正就是觉着自己没什么用吧,活着都是浪费国家粮食。后来进了部队,就比较拼,去维和是想着,万一牺牲了,就算是个英雄了。当年对我失望的女孩子可能会对我有改观,觉着我不是一个废物。

  战士:没法准确说,我见过的大部分人不识字。但是他们帐算的特别精明(笑)。只见过小学,和我们乡村小学差不多吧。初中高中应该有吧,但是我没见过。

  当国家需要他们奔赴战场,他们不问“凭什么是我”,而是坚信“为什么不能是我”。人民的安全感,大概就是有那么一批人,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铸成坚不可摧的血肉长城。

  战士:武装冲突我认为并不是很多,不是中东那种子弹满天飞的感觉。冲突有,但不是武装冲突。只能说拿着武器火拼,街头打架。

  战士:大街上很多警察都拿着枪,到处都是持枪的警察就不会给人一种安全感。其实有法律限制,但是很多人能想办法弄到武器。法律形同虚设,政府没有执行能力。

  当国家需要他们奔赴战场,他们不问“凭什么是我”,而是坚信“为什么不能是我”。人民的安全感,大概就是有那么一批人,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铸成坚不可摧的血肉长城。

  战士:很多并不严重的病,比如说虫患,疟疾,在马里的死亡率都很高。当地人认为这些是治不好的病,特别可怕,有点像我们看癌症一样。

  战士:马里人之间,各种思想、宗教的冲击碰撞很厉害。治安不好。当地人的教育程度普遍低,卫生医疗安全令人担忧。

  如果部队给人的感觉是抽象的,那么一个普通的维和战士所呈现的世界则是鲜活生动的。原以为我们之间的对话将是沉重的,但他始终在用玩笑调节气氛。

  如果部队给人的感觉是抽象的,那么一个普通的维和战士所呈现的世界则是鲜活生动的。原以为我们之间的对话将是沉重的,但他始终在用玩笑调节气氛。

  战士:没法准确说,我见过的大部分人不识字。但是他们帐算的特别精明(笑)。只见过小学,和我们乡村小学差不多吧。初中高中应该有吧,但是我没见过。

  观察者网:刚下飞机的时候,你们对马里这个地方有什么感觉?有没有一种最大的脑洞都抵不过现实的悲催。马里破败的简直超出你们的预计。

  战士:有听说艾滋病很恐怖的,蚊子咬一口你就完了。地雷遍地都是。还有当地人看你不顺眼就会朝你开枪之类的——(笑)这些肯定是自己传的嘛,去过的老兵回来吹牛。好不容易去了,这么光荣又厉害的事情,肯定要吹一吹。

  战士:对,不好战,不畏战。在马里,我们经常想着能生活在中国太幸福了。我们的责任就是保护我们的人民继续幸福下去。绝不能成为马里这样。太惨了。想想我的亲朋好友如果生活在马里会怎么样,都不敢想。我希望他们永远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马里这样的地方。

  战士:对,不好战,不畏战。在马里,我们经常想着能生活在中国太幸福了。我们的责任就是保护我们的人民继续幸福下去。绝不能成为马里这样。太惨了。想想我的亲朋好友如果生活在马里会怎么样,都不敢想。我希望他们永远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马里这样的地方。

  当国家需要他们奔赴战场,他们不问“凭什么是我”,而是坚信“为什么不能是我”。人民的安全感,大概就是有那么一批人,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铸成坚不可摧的血肉长城。

  观察者网:在巡逻站岗的时候,有没有希望过得到更好的防护?比如出去巡逻时有更安全的装甲车,站岗的时候有更好的防弹衣?

  战士:维和不是谁都可以去,需要获得一定荣誉才有资格。我们去维和的人员都是本单位成绩优异的人,所以大家都是抱着很光荣的心态,或者希望到前线历练一下。忠党爱国,听党指挥,不是口号说说而已。

  战士:我们是根据本人意愿加上组织审查,最终决定谁去谁不去。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但是作为军人我认为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是祖国需要我们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而且,他们没有生病了应该去找医生的观念。有些人现在还相信巫医,家人病了会去找当地的巫医而不是去医院找医生。当然马里的城市居民会好一些。

  观察者网:刚下飞机的时候,你们对马里这个地方有什么感觉?有没有一种最大的脑洞都抵不过现实的悲催。马里破败的简直超出你们的预计。

  战士:有听说艾滋病很恐怖的,蚊子咬一口你就完了。地雷遍地都是。还有当地人看你不顺眼就会朝你开枪之类的——(笑)这些肯定是自己传的嘛,去过的老兵回来吹牛。好不容易去了,这么光荣又厉害的事情,肯定要吹一吹。

  而且,他们没有生病了应该去找医生的观念。有些人现在还相信巫医,家人病了会去找当地的巫医而不是去医院找医生。当然马里的城市居民会好一些。

  如果部队给人的感觉是抽象的,那么一个普通的维和战士所呈现的世界则是鲜活生动的。原以为我们之间的对话将是沉重的,但他始终在用玩笑调节气氛。

  战士:当地人的情绪问题,最近增多。小偷也让人很头疼。饿疯了管你是啥。联合国军人都敢偷,你说是有多穷。而且当地连成熟的商业社会都没有。大部分人都是很原始的生存方式,以农业为主,种地卖粮食,或者是家庭作坊式的小手工业。以物换物挺多的。

  而且,他们没有生病了应该去找医生的观念。有些人现在还相信巫医,家人病了会去找当地的巫医而不是去医院找医生。当然马里的城市居民会好一些。

  战士:肯定都有自己的理由。有的人觉着当兵当了一辈子,没打过仗,感觉白当了。我自己的话,说出来挺不好意思的……大学的时候不好好读书,不知道珍惜时间,无所事事, 整天打游戏混日子,混到最后书读不下去,女朋友也分手了。当时感觉欠她很多,对不起家人,对不起自己。反正就是觉着自己没什么用吧,活着都是浪费国家粮食。后来进了部队,就比较拼,去维和是想着,万一牺牲了,就算是个英雄了。当年对我失望的女孩子可能会对我有改观,觉着我不是一个废物。

  战士:我们是根据本人意愿加上组织审查,最终决定谁去谁不去。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但是作为军人我认为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是祖国需要我们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战士:大街上很多警察都拿着枪,到处都是持枪的警察就不会给人一种安全感。其实有法律限制,但是很多人能想办法弄到武器。法律形同虚设,政府没有执行能力。

  战士:维和不是谁都可以去,需要获得一定荣誉才有资格。我们去维和的人员都是本单位成绩优异的人,所以大家都是抱着很光荣的心态,或者希望到前线历练一下。忠党爱国,听党指挥,不是口号说说而已。

  战士:我们是根据本人意愿加上组织审查,最终决定谁去谁不去。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但是作为军人我认为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是祖国需要我们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战士:没法准确说,我见过的大部分人不识字。但是他们帐算的特别精明(笑)。只见过小学,和我们乡村小学差不多吧。初中高中应该有吧,但是我没见过。

  战士:有啊。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些无良媒体抹黑我们中国维和部队,说什么“维和官兵造成当地多名妇女怀孕”,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战士:维和不是谁都可以去,需要获得一定荣誉才有资格。我们去维和的人员都是本单位成绩优异的人,所以大家都是抱着很光荣的心态,或者希望到前线历练一下。忠党爱国,听党指挥,不是口号说说而已。

  战士:希望大家知道我的战友都不容易。牺牲的战友不说啦,他们连最宝贵的生命都奉献了。活着的人也都不容易。比如说很多老班长的妻子孩子很久都没见过面,年轻一点的战友女朋友都分手了。

  战士:马里人之间,各种思想、宗教的冲击碰撞很厉害。治安不好。当地人的教育程度普遍低,卫生医疗安全令人担忧。

  战士:其实啊,来之后发现比我们想的好。我们没来之前想象的都是子弹满天飞,炮弹满地跑。我们以为马里连基本公路都没有,但是到了以后发现,其实还是有的。马里有 一部分基础建设。我们有感觉,这里曾经是正规的国家,是有秩序的,说不定还是发展状况挺不错的国家,不过现在落魄了。也不能说是落魄,就是好好走着正道的国家,拐弯拐错了,就急转直下了。

  战士:很多并不严重的病,比如说虫患,疟疾,在马里的死亡率都很高。当地人认为这些是治不好的病,特别可怕,有点像我们看癌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