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岩松说:足球道路 中国应该怎样走?

 新闻资讯     |      2018-08-18 18:11

  球场为什么如此关键呢?因为冰岛非常冷,是从拥有了快接近10个室内球场,而且所有人都可以用,才开始了真正的足球腾飞的一个基础,否则冬天没法训练。另外一个就是教练,现在的教练有过百的这种顶级教练证书,还有几百的B级教练证书,也就是在欧洲任何一个俱乐部,除了主教练干不了,剩下什么都能干,而他们在冰岛为孩子们进行服务。

  白岩松:另外一个角度,我们国家队的这些东西没有固定的一个基地,另外全面共享的参与度,大家普遍觉得弱。你这点如何看?

  中国现在也有足球专业这样的人士,四年毕业了,但是拿不到证书,然后他可能分到学校之后又不教足球,变成了通泛的体育老师。没有球场,没有好的教练,想让中国足球跟足球成为同一种运动,几乎不可能。接下来我们就继续去关注,这一次世界杯最大的赢家,当然您知道是谁。

  杨晨:其实来讲,实话实说,当时在国家队的时候那个保障应该是不错的,而且我刚才在1998年得奖的时候,去法兰克福的时候,那时候保障跟国家队应该是差不多的。所以在国家队各个方面的保障,包括信息、包括技术,应该说都是,我觉得那时候应该比法兰克福还高一点。

  在中央电视台5频道,也就是体育频道,世界杯之前拍了一个二十集的专题片,叫《足球道路》,世界杯中间精华版也在播,世界杯一结束,又在播。坦白地说,世界杯结束之后我再看,看得我是热血沸腾,又经常变成非常安静。中国足球行吗?中国足球和足球到底是不是一种运动,怎样才能成为同一种运动。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1+1》。看完上面这样一个片子,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一提到中国足球的时候,大家都会乐,而且会讲很多很多的段子。的确,我作为其中的一位当事人,我当时只是陈述一个新闻事实,其实我并不想一谈中国足球大家就笑。我常听中国人说这样一句线个踢球的。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4个国家,排第一是中国,第二是印度,第三美国,第四印度尼西亚。除了美国还靠点谱之外,剩下3个国家足球踢的都不好,所以这事跟人口多没关系。那到底跟什么有关系?

  白岩松:受刺激吗?冰岛一共33万人,比北京天通苑的人口还要少,但是天通苑其实打自己的联赛,足协是没有自己社区内的、真正标准的足球场,得到外面去借。因此,冰岛的成功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第一个是球场,第二个是教练。

  杨晨:我觉得这个首先来讲,从中国足协到各地方足协,应该在这个问题有一个很好的认识,我们怎么能引导这些退役的职业球员。也许他们是中超、中甲或者中乙都没关系,但是他们退役之后,我们是不是能给他们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或者说很好的一个职业选择,能让他们尽快还是不离开足球,这是很重要的。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杨晨,原国家队的主力,而且也在德国踢过职业足球,现在在多家国内俱乐部也有自己非常成熟的经验,我们的足球评论员——杨晨。

  白岩松:在《足球道路》关于德国这集的时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结合,一个是职业俱乐部和青训体系必须结合,第二个是踢足球的孩子必须跟教育来紧密结合,它有很多精英的学校。接下来继续连线杨晨。杨晨,你在德国好几年,而且成绩非常非常不错。但是当你回来,你最想把德国足球体系当中的什么拿回来,拿到中国来?

  白岩松:非常感谢杨晨,时间的原因,其实杨晨今天晚上也是在参与带队打中甲的比赛,所以非常难得的,您还拿出时间来跟我们解答这些问题,非常感谢杨晨。

  白岩松:虽然在球探这,我们说我们是一片空白,或是接近空白,这个差距是相当大的。人家都已经到中国来开课。德国这集里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好,哪怕山区里有一个孩子,我们也能把他找到,这都是咱要进步的一部分。接下来要关注的是,心情可能很复杂,日本足球。

  白岩松:杨晨你当初在国家队的时候,所得到的保障,和后来你到了国外俱乐部看到的时候,我们还有多大的差距?

  那好了,今天咱们就照照这些把足球搞得很好的足球国家,他们为什么搞得好?照着这样的镜子考虑一下,中国足球未来的道路怎么走?先看冰岛。

  杨晨:这个体系很重要,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个规划的方针。如果说我们有了这个方针的话,无论是各个俱乐部,还是足协,大家就很好地能互相默契地融合在一起,这是很重要的。另外一点,我们其实有很多好的资源,就是我们有很多好的退役的职业球员,我们没有把这些好的资源合理地运用上,这是我觉得目前中国足球现在缺陷重大的一个部分。

  白岩松:咱们在做调查的时候显示,现在也认为校园足球非常重要。你看有47%选择说校园足球要强大起来,中国足球就能强大。还有21%说更多中国球员到海外效力。当然校园足球如果没有免费的场地,孩子们学校踢完一个小时,回去到哪踢?现在北京的球场两小时使用的价钱是800到1200,您告诉我哪批孩子能够交得起这个钱?

  其实也有很多的问题,我们希望中国足协来解答。咱们接下来要关注的就是英格兰,这次进入四强,可以把他当成黑马,但是人家可不黑,背后做了很多工作。

  白岩松:杨晨还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到了德国之后,正好赶上德国受了2000年当时失利这种刺激,“升级青训计划”,包括场地的建设等,您觉得一个多建场地,尤其是免费的场地,对足球的这个基础起到的作用是什么,以你在德国的感受?

  白岩松:你看你特别把重点放在体系上,我们偶尔也抓青训。可能一个俱乐部有一两个这样的梯队,但是体系完全没有形成。

  当然我们看看中国足协的目标,逐年扩大教练员的培养规模,到2020年中国持证教练总数达到70000名,是到2020年力争实现,但是你要跟冰岛100个孩子,可能就有一个不错的教练带他们(相比较),我觉得区别太大了。

  真的希望中国所有搞足球的人,能好好把体育频道这二十集的《足球道路》认真地看一下,看完之后我们也都会成为受益者,我们不愿意成为给中国足球讲段子的人。坦白地说世界杯看得多热闹,我们也都不过是路人甲,是一群看客而已。只有把中国足球真正地搞好了,让中国足球跟足球成为同一种运动了,我们才会真正地开心。

  接下来我们看看中国的目标,《中国足球协会2020年行动目标》,2018年发现几乎都没完成。U—20世界杯力争参赛没去,U—17没去,然后U23亚锦赛进入8强没进,明年能进亚洲杯的8强吗?坦白地说也不敢乐观。

  你看我们进行的相关调查,中国足球想要强大起来,您认为什么最重要?我认为有两个数据太低了,有3%的人选择免费球场,有3%的选择多建球场,还有3%的人选择基层教练员的培训,这个比例太低了。

  杨晨:首先他们是孩子们的偶像,这些孩子是看他们踢球来读书,觉得是偶像。等他们踢到一定岁数退役的时候,这些偶像如果说他们能通过自己再去深造,拿到教练证之后,教这些孩子的时候,这种教学的力度,包括对学生各个方面的要求、进步,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把这一块的资源丢失得很严重。

  杨晨:刚才我是拿国家队跟法兰克福进行衡量,如果说当时的国家队跟德国国家队的这种训练设施,硬件、软件相比较来讲,还是差得很远。就是我们所说的训练基地,比如中超这些俱乐部,他们真正有属于自己的足球基地也是微乎其微的。没有自己的基地,更多的是一种租,去租某个场地,或者租某个基地,更多是这种现象。

  白岩松:你这个问题非常关键,我们有很多退役的球员,还有很多最后可能就不踢了,但是他水平很高,我们该怎么用他,用在哪?

  杨晨:太重要了,因为我那个时候去德国,当然您说了,德国在2000年欧洲杯上,仅进了一个球,拿了一分,所以德国足协受到这种各方面舆论压力之后,把青训计划做了一个十年的计划。这个计划非常详细,当时德国足协大概有366个中心马上建成,这些完成覆盖整个德国境内。再加上俱乐部的这些中心,这个数量是非常多的。而且他们把训练的系统制定得非常完善。打个比方,大概有8000多名年轻人在训练中心里训练,挑选之后有8000人能进入到三个级别的联赛,就是前三个级别。比如说德甲、德乙、德丙这三个级别,大概能有8000多个年轻人就可以进去了,就是说他们是选拔上来的。

  白岩松:没错,其实刚才也说到有十年发展这种规划,更重要的是德国人真的把它实施了,而且出来了效果。好,接下来杨晨咱就透过一个短片去关注,你所熟悉的德国足球,它的经验。

  白岩松:法国足球在放这个短片的时候,给我两个强烈的这种关键词,第一个是国家队的这种中心。咱们这种国家队几乎像碰运气,上一回在长沙赢了,下一回就还在长沙。隔几天西安那票卖得不错,咱去西安,然后曾经有个辉煌在沈阳等等。接下来,国家的设施法国队是可以全民去共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