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接受人大询问:“两高”的现场考试!

 新闻资讯     |      2018-11-25 19:05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李钺锋:有些群众反映“执行难”仍然是一个老大难问题,特别是很多被执行人玩失踪、玩消失、隐匿财产,加大了执行难度。但法院的力量有限,手段也不够强,很难精准的找到被执行人,且很多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也很复杂。我想请最高法院和公安部的领导同志给大家解答一下。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刘贵祥:目前司法救助的资金来源,或者是唯一来源,目前就是财政拨款,设立司法救助的专项资金。

  按照法定程序,会前有6位常委会组成人员和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报名发言询问。在他们发言询问后,现场还有5名其他出席、列席人员举手发言。谭耀宗委员就是现场举手,经主持人同意后提问的。

  【3】对于一些被执行人是个人的案件,出现执行不能的情况,要一直停留在执法程序中吗?还有没有更好地解决办法?司法救助方面怎样才能发挥作用?

  10月底要进行试运行,我们建立了全国统一的司法评估平台,司法评估平台中有若干家大数据公司进来,我们采取大数据询价的方式得出拍卖的参考价,这里面没有任何认为操作的余地。

  还有一只四岁的雄性小柴犬登上了司法拍卖网站。挂出这条拍卖信息的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表示,变现价款将给付拖欠的寄养费和狗粮费。专题询问现场透露,已经建立的全国统一的司法评估平台,10月底要进行试运行。

  陈春美丈夫两年前出车祸去世,肇事司机只赔付了部分赔偿,这对于失去顶梁柱的受害家庭来说,这些赔偿远远不够。

  【2】最难得是找不到执行人的财产,现在通过网络和3900多家银行建立统一查控系统,堵死了转移财产的通道。

  港区全国人大常委 谭耀宗:我是港区人大常委谭耀宗。在我处理的投诉个案中,我遇到一种情况是败诉者不是老赖,不是骗子,是地方政府。遇到这个情况,地方政府不执行法院的判决,最高人民法院怎么样来处理?又有什么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

  全场的11个提问中,与执行难有关的就有8个。全国人大监察司法委的副主任、台盟中央常务副主席李钺锋,就结合自己在调研中了解到的执行难问题提问。

  【1】大多数案件都集中在地方法院,最高法没几个,现在建立了办案平台,把几十年积压的“抽屉案”全都展示了出来。

  【3】对于执行难的解决标准谁来评判,周强院长回答这个问题提到了,“法院不能自说自话,一定要坚持以人民群众满意为标准。”因此,也委托了中科院牵头,4个部门13家媒体、15名专家学者组成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评估,您是参与学者,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评估方式和进展?

  在举行的联组会议专题询问上,共有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等5部门的15位有关负责人到会应询。中国人大网独家进行了现场图文直播。

  【2】选好题是开展专题询问的前提,您怎么这次人大这次把焦点对准了两高工作非常具体的方面?一个是执行难,一个是虚假诉讼。

  怎么看待决战执行难工作所取得的成绩,解决执行难,我们需要什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景汉朝有一个总结,我们来看看。

  【2】现在我们的监控平台里有几十万件,企业濒临破产、债台高筑,完全处于“僵尸状态”的“僵尸企业”,对于数量庞大的“僵尸案件”怎么办?

  可是,还有一种情形,如企业和个人债台高筑,没有财产可供执行,难道本已生效的法律文书只能成为“法律白条”?数据显示,在所有未执行案件中,像这类“执行不能”案件竟然占到43%左右!

  委员问的很直接,直接扎到了“执行难”案件中的一种特殊情况,那就是被执行人没有财产可供执行,也就是“执行不能”的情况。而最高法的专职委员回答的也很实在和具体。实际上,这是一次针对最高法,最高检,也就是“两高”工作开展的专题询问,这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针对这场专题询问的情况,马上连线央视记者王晓琛。

  今年是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个目标的最后一个年头,离目标越来越近,大家的信心也越来越多,而巩固攻坚战来之不易的成果,并向“切实解决执行难”的目标继续迈进,这条路还在继续。

  在专题询问的11个问题中,除开8个涉及执行难问题,另外3个均涉及人民检察院加强对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工作情况的询问。

  10月25号上午九点,人民大会堂二层东大厅,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首次就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和人民检察院加强对民事诉讼和执行活动法律监督工作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

  包括陈春美在内,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法院对8个案件的13名申请人发放了49万余元的司法救助款。这13名申请人都有两个共性,一是被执行人“执行不能”,二是申请人生活特别困难。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张苏军: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有一个如何合理确定标准的问题,达到了这个标准才叫基本解决“执行难”。谁来评判是否达到标准,是不是达到这个标准以后执行就不难了。我想,这个问题综合性比较强,想请周强院长回答这个问题。

  中国之声 2018年10月25日:根据最高法公布的典型案例,2011年巨额亏损停航的某航空公司,对三架波音747货机先后进行6次拍卖,都最终流拍。去年,在深圳中院指导下,三架货机正式网络司法拍卖,均已拍卖成功,共成交4.6亿元。

  而热烈背后,恐怕也还有紧张,说一个细节,现场座被布置成了“回”字形的会场,一圈又一圈,而问答双方是直接面对面,会后我也采访了参加询问,多次回答问题的最高人民法院专职委员刘贵祥,他也是坦诚这个过程中也会感到压力,同时也是对今后工作的动力。而大家恐怕同时也会关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询问结束之后,怎么让交流的成果去促进工作,针对这一点,刘贵祥委员也表示“会根据大家的意见整改落实,绝不会出现‘询问归询问、问了也白问’的情况。”

  2018年10月25日 新闻联播:对“两高”工作开展专题询问,这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既是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支持和保障司法改革、促进司法公正的一个具体举措,也是常委会开展监督工作的一次积极探索和实践创新。

  财产变现方面。我刚才说我们现在建立了网拍平台,但是在网拍前需要进行评估,我们需要对评估进行信息化建设,

  我们要从一个词语开始说起,那就是——“专题询问”。也就是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国务院及其部门负责同志直接面对面,就一些问题互动和交锋。而作为人大常委会一种重要的监督方式,自从2010年开展这项工作以来,已经有过25次。而梳理着25次涉及的主要内容,都是一些老百姓关心的热点领域和难点问题。

  “脸面丢进”、“寸步难行”、“消费受限”等等以上这些措施,一定程度上点了老赖的死穴。可是有些时候,法院会遇到找到财产却难以变现的难题:房地产、债券需要评估拍卖;一旦遇上鲜活农副产品,拍卖难度更高。

  央视网消息(新闻1+1):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专题询问,近3个小时、11个问题,其中有8个直指执行难。截至目前,26场“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解决了哪些老问题?又发现了哪些新问题?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时限将至,如何作为?《新闻1+1》关注:专题询问:“两高”的首次“高考”!

  从2016年到2018年9月,全国法院共执结案件1693.8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07万亿元,同比增长120%和76%。

  申请人 柳州市柳江区成团镇白露村 陈春美:这五个(申请)人就是我的家公、我、还有我的3个孩子,我们的生活过得很困难。我一个劳动力,又要带小孩,又要上班,肯定做不了。钱也不够用,孩子读书费用什么都大,而且老人都没有人照顾。

  王晓琛:今天我又完整的回看了一下整个专题询问的过程,我计算了一下,3个小时时间,11个问题,很多问题的问答回合都在20分钟左右,但是看下来却并不觉得时间长,一方面是因为提问的委员中,很多人都有实地调研的经历,或者是从自己专业领域去发问,问题的质量非常高,切中了解决“执行难”过程中大家非常关注,也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负责人也是直奔主题,坦诚相对,回答的非常细致具体,提现场的气氛也非常热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刘贵祥:我们采取大数据询价的方式得出拍卖的参考价,这里面没有任何认为操作的余地。这个系统一旦上线,我们的司法评估问题和司法拍卖问题对接起来……

  总之,从被询问的一方看,这显然是一次政治考试,一次法律考试,一次履职能力的现场考试,而对于关注执行难问题的民众来讲,则是一次了解执行难工作推进的机会。

  在近3个小时的时间里,在11个你来我往的一问一答之中,问题直接,回答务实。全场的第一个问题,就直接提给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

  会场内专题询问,会场外决战执行难,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解决“执行难”,打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我们还应该在哪些方面有所推进?继续关注。

  最高人民法院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 刘贵祥:解决查人找物方面难题,信息化是我们的一个重要支撑,同时要结合传统的方式方法,综合运用一些措施,云计算和大数据这种信息化技术,可以说给我们执行管理模式、执行查控模式、执行变现模式的重大变革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也是执行工作能够解决一部分或者“基本解决执行难”一个重要支撑,也是我们的底气所在。

  这场聚焦广西的全媒体直播,在最高法的官方微博上,收看人数就有2万。第26场“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则聚焦陕西。